我与同學的第一次1    

我和他认识了四年,前三年是同学,虽然玩在一起,经常开玩笑或者说话,但是双方都没有明示好感。但是我
感觉对他有非常强烈的「渴望」,准确的说,不是性渴望,只是一种不能明言又若隐若现神秘美丽的慾望。

  他是个英俊的男生,在学校时就有很多女孩子追,所以我也懒得去凑热闹。

  到了第四年,他终于向我表白了爱意,我也欣然接受了。但是当时他人在美国,而我在中国,我们是通过e—
mail来「表白」的。他说他和我同学的时候一直不敢说,怕我拒绝他——因为我的确伪装得对他十分不感兴趣,
所以他才去美国了。

  这个暑假他五月中旬就回到中国了,我们虽然同学三年,但从来没有以「情侣」的姿态出现过,后来一年也是
以网上情书的精神之爱来维系,当他终于出现在我身边,我突然感觉不知所措,我看着他的脸,觉得那么不真实。

  可是事情还是无法控制。我们从小都是非常规矩的孩子,上学的时候也是重点、重点一路上下来,在我心目中
对于「恋爱」一词有很强的排斥感,总不想承认自己恋爱了或者有个男朋友。

  他回来以后,我们的发展却是迅速得出乎意料,我原来只是以为我们能够互相当面说出「我爱你」就是非常了
不起、非常令人脸红心跳的壮举了,但是我们竟然……

  在他回来后的第一周,我们只是去一些图书馆啦、饭馆啦、茶馆啦约会和谈话,一周以后,他在小公园里吻了
我,这是我们两个的初吻,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吻很恶心,我很讨厌口水。可是当他吻我的时候,我就是想:这到
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这样了?他竟敢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我应该怎么样?

  舌头很滑腻,口水的感觉不像口水,而像一种果冻,黏呼呼的,挺好吃的。

  而且,他的手非常积极地攻击我的乳房,给我带来一种快感,同时也是解放的感觉,感觉我终于干了大家都要
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我本来以为我们接吻就算完了,皆大欢喜。可是他得寸进尺,接吻后的两天不但吻得没完没了,因为我白天要
上课,所以我们总是晚上见面。接吻过后他就再也不和我去书店和饭馆了,总是去公园。

  对于接吻习惯以后,我就感觉没有第一次那么兴奋了,因为其实就是嘴对嘴互相吃一下舌头而已,平时吃猪舌
头也是这么吃,挺平常的不是吗……可是他既然那么爱吻,我就乾脆奉陪。最喜欢的是情调,当分离以后说过再见
往回走是他会突然拉住我,扳过我的头就狠狠地吻,这种感觉最好,好像电影里面的生离死别一样。这时候我会尽
力把姿势做的很完美,腰向后仰,胳膊自然下垂,而头发披散着。

  就是这样,吻没有什么不平常的,在我想来。

  可是到接吻后第三天他开始从上衣入手,解我的胸前扣子,我开始坚决不准许,推他。他就变成吻我,然后楔
而不舍地继续解。我想反正他早晚得解开,就让他解开得了,于是他就解开了。那回我穿的是中式衣服,扣子很难
解,他解的时候,我清楚得记得两人坐在公园竹林子的石头上,竹子刚滴过水,闪烁着月亮的光,草有很稀薄的香
味,下面竟然有行人通过!而且我还能看见他们的头顶,他们如果抬起头,也会发现我们。可是我看见他解扣子的
月光下面的手微微的颤抖,性感极了。

  他终于成功解开扣子,一边吻我,一边抚摸我胸罩外面的乳房,我感觉这样非常不对,而且行人还在通过,很
可能看见我们。可是我简直闹不清楚他的手在什么位置,到底是在胸罩外面还是里面,因为我们挤得非常紧。

  突然他覆下头去用舌头去吸吮我的乳头,我简直不敢相信,闪电般的快感让我没有思考进而拒绝的机会,可是
我反覆意识到,我们怎么这样了?我们到底在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行人在下面走过,我们在树林里干这样的事
情。

  我没有用头脑来思考,可是我要快感,那种舌尖触过乳尖的快感是不可想像的,而那种随时会被行人窥见的危
机感又剧烈得让我想拚命推开他,这时候我悲伤地发现,我只把他抱得更紧罢了。

  然后再过去三天,我们稀里糊涂地就跑到他家里去了。他父母不在家,然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一边亲、
一边哄、一边舔,把我的衣服都脱了。后来他说,他脱我衣服的时候,激动得不行,混身都哆嗦,不过我当时可没
觉得,就觉得他特别笨,连胸罩都不会解,解好几次都解不下来,最后还是我帮他解下来的。但当然我解下来就又
后悔了,觉得这样做不对,但是又确定自己不想重新戴上。

  然后自然就被推在床上,他反覆的吸我的乳房,然后轻轻地咬,我感觉很舒服,于是叫了几声。这下可好,他
就来劲了,开始要脱我的内裤,我一挣扎,他就更兴奋。我想,反正他早晚得脱下来,就不和他争了吧!他把内裤
脱下来,又非让我摸他的阴茎,我想,反正我早晚也得摸,于是就摸了。那东西非常好玩,是一个棒捶型的,有点
儿烫,是深粉红色的,看起来挺乾净,也没有怪味道,我一推它它就向后倒,然后再弹回来,真是好玩极了。

  我就拳击了它几次,结果他就大叫说受不了了,还说我粗暴,虐待他的生殖器官。我觉得他这样也太脆弱了,
所以就嘲笑了他一下,他就又发疯了,把我的腿顶起来,要用舌头舔我的阴道。这回我坚决反抗,因为我认为这是
非常变态的行为,必须予以制止。可是他对我的制止置之不理,我反省了一下,才知道我当时制止得非常不彻底,
对他后来的行动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猜想我大概说了「不要」、「别……」类似的话。

  以前他还跟我探讨过关于女人说「不要」就是「我考虑考虑」,说「考虑」就是「要」,说「要」后就不是女
人的问题了。当时我同意了这个说法,所以我现在说「不要」,完全是自取灭亡。

  我猜想,如果我当时真的不要的话,应该马上坐起来,给他一个响亮的大耳贴子,然后咬牙切齿地说:「流氓!」
不过当时我显然没有这样彻底地去做。

  于是在我这种欲擒故纵的制止下面,他就得逞了,他把我的两只手死死的摁在床上,两条腿架在他肩膀上。观
察了一会,找到了阴蒂,一口就吸进嘴里面。

  于是我终于完蛋了,在此之前的所有过程我都比较清醒,我总是可以想清楚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可以让他干到
什么地步?或者如果阻止他这么干有些什么意义,至少可以发出类似于「不可思议」、「我们竟然这样了」、「怎
么可以这样呢」……之类的娇情地感叹。可是当他吸住我的阴蒂的时候,我就不在自己意识的控制之内了,游离了
自己的控制,太可怕了!

  刚被吸住的感觉是舒服,无与伦比的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可就是冲不出来。

  接下来我就完全不知道了,一阵一阵的快感,连绵不断,而且奔向一个危险的边缘,好像你搭上了一辆失去平
衡的过山车,你明明知道它最后一定毁了,可是还是情不自禁地在濒死的边缘享受快感。

  他一边舔,一边用肩膀扛起我的臀部,后来我才知道是我自己先顶起来的,顶得相当高,幸亏在中学时学过立
卧撑,腰柔韧度还不错,这样我的阴蒂部份就全部置于他的舌头之下,而我的双腿脱离地面(不,是床面),这时
候我的全身肌肉在一刹那间全部僵住,然后从脖子到脚跟颤抖,感觉是伸得非常彻底从未有过的剧烈的懒腰。就是
那么一秒钟,也许更短也许更长,我不能用时间来衡量,可是这是我平生除了小时候拉肚子住院那次,最最强烈的
身体感觉。我终于意识到肉体头一次作为一个独立的精神,而不是灵魂的依附品独立存在。真是可怕的经历!

  我高潮以后,他还要继续舔,因为我叫得相当响。我自己知道,虽然知道,但是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叫声
当然令他十分兴奋,但是他不知我最准确达到高潮的时间,所以听我叫得最响的时候,他就舔得最厉害。

  我一达到高潮,就不能再一秒钟忍受他的舌头,高潮以后的口交简直就是折磨,我的指甲都掐进床单里去了,
所幸他终于停止了。

  我真的像大病了一场似的,十分舒服,又没有一点力气,什么也不想动。可是他还是特别活泼,又过来咬我的
乳房,这次我一点快感也没有,因为剧烈刺激以后,这种微小刺激就相对削弱,正如你吃完柠檬再吃桔子就觉得不
酸一样。

  他看我没有反应,就有点懊恼,但是我也不想招他,免得他另生事端,再来折腾我。可是我又很感激他,高潮
之后的感觉十分幸福。

  他要求我做些handjob我就随便上下套弄了两下,真好玩,的确好玩!

  结果他说我笨,把他阴茎都揉软了。的确是这样,他一直都很硬、很大,从我们刚回家开始,现在第一次软了!

  我笑得前仰后合,怎么我就那么笨,他就那么精呢?可是他又吻我,吻得厉害极了,手指头往阴道方向抠去,
很快他就说:「哎呀!你怎么那么的湿?连大腿都湿了整整一片!」

  可想而知,他立刻就硬得坚如盘石了,我只好又替他用手弄,真够麻烦!弄着弄着,他说我弄到他阴毛了,很
痛,于是又软了。

  我乾脆放弃了,他难侍候死了。我技术不好,就不要让我弄嘛!我生气就不干了,准备睡觉。他就急了,抬起
我的腿又要舔,我高潮过去三十分钟,刚缓过来,想拒绝又舍不得,结果被他钻了空子,又舔。

  阴蒂一吸进去,我就开始叫唤,简直是狗听了铃铛就流口水,条件反射。

  他把阴核吞吞吐吐,我叫得越来越响,然后他突然含住不动了,这时候我的腰已经顶起半天高,马上要达到高
潮,他又不动了,这不是成心气人么!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