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性感老婆的性爱赌约3    

回到家,我将老婆一把放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骚货,快说他是怎麽操你的?」一边说一边亲吻她的耳垂,
 因为这是老婆最敏感的地点,老婆一边躲闪一边笑著「骚货谁的鸡巴大啊?」说完将我鸡巴放在了她的嘴边,老婆
 一口将我的鸡巴禽住,努力的吸吮著,「你是不是也这样给他亲过鸡巴」「是啊老公我不光亲他的鸡巴了,我还亲
 他的鸡巴毛了,」

 「那谁的大啊?」「你们的不一样啊,他的大又粗,还很黑,老公的鸡巴长,白,」我一把将她的裤子脱掉,
 眼前一愣,我记得走的时候老婆穿内裤了,可是现在却光著,「老婆你内裤呢?」老婆将头窝在我的胸间不好意思
 的说「他说那是他的战利品,他给拿走了」「这还得了啊,老婆,连吃带拿的,下次可不能让他这样了。」「啊下
 次?老公,你还想你老婆在让他操啊?」「那是啊,这麽辛苦干嘛来了,不是为了他的精子吗?说老婆你更喜欢谁
 的鸡巴」说完我将鸡巴放进了老婆的阴道里,里面早就汁水满溢,花径泥泞一片啊,「啊……啊……老公,我喜欢
 亲你的又白又细的白鸡巴,不过……」不过……「不过什麽啊」我放慢节奏,一下一下的用力干到底,「我更喜欢
 他的黑鸡巴操我的骚屄……老公,快一点啊,不要,一下一下的,用力操我,不要停,」我青筋尽显用力的操著老
 婆,皮肤的结合处劈啪作响,百馀下后我的气力减弱,放慢动作伏在老婆的身上,嘴巴含弄著老婆的一双玉兔,老
 婆刚从暴风疾雨中回神过来,情欲又被我拨弄起来,「老公,我今天下面是不是很湿啊,记得吗老公,我今天被他
 内射过,他的精液还在里面呢嘻嘻嘻嘻嘻……」操,要我老命了,我听完顿时感觉在老婆骚穴里的鸡巴大了不止一
 圈,老婆明显也感觉到了「老公,你的鸡巴变的好大啊,好烫啊,你是不是听到我的阴道里有别人的精液激动了,
 我终于给你戴上了绿帽了,操我吧,让老婆感受一下你和他谁更厉害,」老婆的话一语中的,在老婆的淫声浪叫下
 我精关一松,亿万朵小花随波浪而去了。我和老婆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老婆温柔的倚在我的身旁「老公,我有点
 害怕,你不会感觉我太浪了吧?」「别忘了,傻老婆,是老公先提出来的,你和他,我至少不用担心会不要这个家
 啊,他也有老婆孩子的,他不会因为你不要那个家的,我们只是互取所需。」「老公,我爱你,我其实不是单单为
 了性才这样,你那天说我30了,我好怕,别人说我老了,我只是想看看自己还能不能吸引人,谢谢你老公,我比以
 前有自信多了,以前我就是怕别人说我老了,所以才整天想往高处爬,想要严律自己,整天硬邦邦的,」我心中一
 暖,坦白说直到此刻我心里想的还是性,还是老婆趴在别人身下的样子,可是现在老婆一席话让我明白了原来不止
 男人希望别人崇拜自己,女人也希望自己能永远吸引异性,我把老婆,把女人想简单了。

 看来这次的绿帽也不是白带,至少老婆能够温柔少许了。「老婆你记得老公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疼你的。」老
 婆爬上来对著我来了深情一吻,「老公,他刚才在旅馆走的时候问我下次什麽时候,我当时说没想好就回绝了。」
 原来在酒店外是说这啊,「老婆,你算好你的排卵期了吗?」「这个应该是15号左右吧,干嘛老公,你不是还想他
 来吗?」「不错,老婆反正你也让他操过了,也就不在乎多这一次,千万不要忘了我们的计画啊,现在放弃那我老
 婆不是白让人操了?」「可是,老公……我……」「好了,老婆难道你想我去找个女人实验吗?」请将不如激将啊,
 果然老婆上套了「你想的美呢,我才让你找那些野女人呢,老公只是我一个人的,既然老公想头上绿色在开方,那
 老婆我一定满足你,到时候气死你哼……」「不过老婆,这次呢你们就不要去宾馆了,上次我在外面等的太难受了,
 既担心你,又有些想去看看他怎麽操你的,早说了去宾馆多了我怕遇到熟人就麻烦了,我看这次呢,你们就在咱家
 吧。」老婆吃了一惊「那怎麽行啊,我……老公……我怎麽能在你面前和别人……那个啊?」「老婆放心吧老公接
 受的了,我保证到时候悄悄躲起来,绝对不打扰你们,」老婆还在犹豫中……「老婆你想啊,我刚听到他怎麽操你
 的,我今天就这麽神勇,要是我看完了整个过程,那你老公我还不赛超人啊」「你这老公怎麽当的,老是想看别人
 操自己的老婆?那到时候我就馋死你,就让你学习一下别人是怎麽操你老婆的,你个小坏蛋,我真是又恨又爱你。」
 还是我的老婆好。「不过老公到时候,你躲在哪里啊?」「其实老婆,我早就想好了,我去买一扇单面透视镜,装
 在卧室的衣橱上,外面看是镜子,里面看是玻璃,经济适用,居家绿帽必备之物啊,」「你好变态啊老公,不过嘻
 嘻……说的我心里也痒痒的,」

 于是第二天我去买镜子,做足准备,老婆则给善兄打电话,约好15号,在等待的这几天,我和老婆一直没有性
 生活,因为经常流览色文里面的大大们总结了绿帽文的一个特点,那就是想让老婆出轨,就儘量的挑逗她完事再晾
 著她,将她的情欲挑逗到最高点,这样老婆就会光想著性了,15号那天,老婆接完善兄的电话就出去接人了,我则
 乘机躲在衣橱里,不错的视野啊,又在里面将安装的插销插上,这样在外面就打不开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
 这位仁兄突然想看看我家衣柜呢?呵呵我自己都佩服自己了,正在我自我陶醉的时候,房间的门响了,然后就是脚
 步声,可是却没有进客厅,就听见,老婆说「你来的挺早啊,」不废话吗,要是有别人的老婆免费让我操,我也起
 得早早的,「从昨晚我就想你,你摸」

 一阵衣服的窸窣声传来,「别这样,……」老婆小声的说。「你说我不想你,它不就是证明吗?」善兄的声音
 带著无限的挑逗啊,然后听见啊的一声就再要没有动静了,我说老婆,你把地点选错了吧,老公在卧室呢?不行这
 样下去指不定会错过什麽呢,可是我又不能出声,于是我用手机给老婆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人到了,公司要开会,
 估计要明天回来。

 果然客厅传来一阵电话响,「谁啊?」善兄带著一点担心的语气问。「啊,我,老公……发来的。他说明天再
 回来,给你看,」太聪明了老婆一下子就把善兄的顾虑打消了,「我们去里面吧,客厅不安全。」老婆说道。一会
 果然看到两个人进来卧室,因为上一次怕善兄发觉我所以躲的比较远,这次近距离看了,果然如老婆所说,黑且壮,
 不好看,且耐看,敦实,两个人坐在床边,老婆偷偷的瞄了一眼镜子,我的老婆大人啊千万别露馅啊,善兄靠近老
 婆,一手搭在老婆的肩上轻捻老婆的秀髮,另一隻手托起老婆的脸颊,将头慢慢的靠过去,吻上了老婆,舌头伸出
 不断的在老婆的唇边划过,挑开老婆的性感红唇,然后在老婆的牙齿上轻轻的舔舐著,老婆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
 来,终于主动的将舌头吐出来,两条红舌交缠在一起,吸吮声不绝于耳,继而四片嘴唇上下交错,交换著唾液,倏
 尔,老婆含羞的一笑,两人的嘴唇分开,老婆倚在善兄的肩部,善兄一隻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时而轻轻的揉动,时
 而用力的挤压一下,另一手引导者老婆的手放在了他的胯部,那里明显的凸起来了,善兄放弃了老婆的乳房开始给
 老婆宽衣解带,那只手还时不时的乘机往下抚摸老婆的小腹,代老婆的上面真空以后,善兄将老婆扶起来,在老婆
 身后将两个乳房放在手中用力的揉搓著,嘴却在老婆的耳边禽著,那是老婆的兴奋点啊,善兄不错有点手段,继续
 努力啊,只见他将双手各自轻捻著老婆乳头,老婆已经开始嘤嘤做声了,善兄将手放在老婆的裆部不断的摸索,抠
 唆著用衣服的摩擦力来刺激老婆的阴部,此时老婆看的出来已经全身麻痒难耐了,眯起眼睛,双手在身后不断的攥
 著善兄那凸起来的鸡巴,这是善兄将老婆重新放在床上,俯身上来,嘴禽著老婆的一个乳头,手粘著另外一个,老
 婆的喘息声渐渐加强,头部不断的挺起又放下,看到老婆已经发起情来了,于是善兄让老婆趴在床上,挺起屁股来,
 双手在屁股上上下摸索渐渐将裤子褪掉,映入我眼的则是老婆滚圆饱满的双臀,于是我将鸡巴放了出来在手上套动
 起来,老婆正过身来将双腿搭在床边,茂密的森林,粉红的小穴顿时一览无馀,善兄将手指放在老婆的阴蒂上不断
 的刺激著,「不要……哥,不要动那里,我痒痒,」老婆声音痒痒的说,「宝宝,我想亲亲你下面」善兄还真是服
 务周到啊,老婆含羞点头,于是善兄将最对准老婆的阴道口,舔舐起来,一条舌头如同小猫喝水一般上下不断的撩
 动著,随著他动作的加快,老婆半哭半笑起来,我明白那是一种既痒又爽的感觉,不得不承认,我们当老公的对别
 人的老婆服务总是比对自己的老婆用心,因为我们总以为老婆既然是自己的了,那就是一辈子不会失去了,殊不知
 我们都错了,我和老婆平时爱爱的时候虽然也帮老婆口交过,可总是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现在看到善兄这样服务
 自己的老婆,既感到惭愧也挺感激他,因为他是在用心的给自己的老婆爱爱,不管他的最终目的是什麽,这一刻爽
 的是你自己最爱的老婆,我心存感激。真的,他也是我在内心开始检讨自己。

 善兄在老婆的或哭或笑中停止动嘴,站起身来将身上的衣物脱掉,身体有点发福可是健硕,特别是下身的鸡巴,
 我不是说他的比我的大多少,都是中国人大小不会差太多,我要说的是特点,由于我经常手淫所以我的鸡巴细长而
 且白淨,老婆平时总是把玩不已,可是善兄的鸡巴黑且亮,粗壮,老婆的描述一点没有错,他慢慢的将黑亮的鸡巴
 放在老婆的嘴边,老婆这时也回神过来了,看著他的鸡巴,调皮的用手弹了一下,鸡巴如同胶棒般抖动了一下,老
 婆不经意间冲著我这边扎了一下眼,将舌头放在嘴边舔了一下,无尽的销魂啊,然后将善兄的鸡巴慢慢的放进嘴里,
 善兄将双手放在老婆的头上用力的耸动著臀部,过了一会,老婆从嘴中将鸡巴吐出,然后用舌头在鸡巴的周围舔舐
 著,不时的将善兄的两个蛋蛋整个的含在嘴里,善兄的腿部都动起来,看的出来他有些激动了,于是他将老婆放平
 把一个枕头放在老婆的臀部下面这样的姿势更容易让他的鸡巴插到老婆的子宫,如同时间静止般,我眼睁睁的看著
 那个黑亮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入老婆的阴道,直至末尽,然后他放慢动作一边看著老婆一边将鸡巴在老婆的阴道里
 一抹而尽,如是再三,每次老婆都传来一阵喘息声,忽然他停下动作,老婆和他相互看了一眼都笑出声来了,就在
 此时他猛然加快动作,老婆让他操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呻吟不断,善兄这操了老婆百馀下后,将老婆的双脚上肩
 整个的身体上半身重量全部压在了老婆的胯部,阴道受力的程度不断加强,而善兄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老婆的
 声音也渐渐由呻吟变成了叫声,继而变成呐喊,「啊,啊,快点……轻一点,好哥哥了,我受不了了,啊……」善
 兄停下动作「你在上边好吗宝宝?」老婆起身蹲下,一隻手扶著善兄的鸡巴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在衣橱里也在飞快
 的打著手枪,终于老婆长出一口去将他的鸡巴完全的吞入阴道内,老婆开始在上面慢慢的前后移动著,两人的交合
 处不断的快速摩擦著,老婆坐在上面如同骑马一般驰骋著,随著动作的或快或慢,老婆的声音也变的长短不一,终
 于在几声连续的叫喊中,老婆紧抓著善兄的双臂,双眼紧闭,头用力的往后仰,我太熟悉这个情景了这是老婆的高
 潮到了,果然老婆如同全身瘫痪般躺在了善兄的身上,于是善兄让老婆趴在床上,他则是趴在老婆的身后,将他黑
 亮的鸡巴放进了老婆的阴道内,老婆这时已经无力作反应只是啊了一声,可是这声啊更能激起一个男人的性趣和战
 斗欲,只见他趴在老婆身上,动作由慢到快,力度也越来越大,每次他往外抽鸡巴的时候,老婆的屁股也跟著往后
 移动,好像怕是失去这根鸡巴似的,慢慢的老婆的臀部越翘越高,而善兄也慢慢讲上半身挺直,抱著老婆的腰部不
 断的用力操著老婆,老婆的反应液渐渐由无到呻吟,到咦。啊出声,直到重新开始随著善兄操她的动作而不断的摆
 动著,这样百馀下后,老婆的动作已经变成跪在床上挺直著身子,而善兄则在后面环抱著老婆的腰部,下身不断网
 前耸动著,在这耸动中老婆的叫声渐渐变大,老婆由原来的骑马者变成了现在的骑物,随著善兄力度的加强,老婆
 终于又高潮了高潮的同时双手往后用力的抓著善兄的屁股,善兄也猛地发出一阵低吼声,臀部的线条紧绷,他也射
 了,受到此等刺激我的手枪终于失火了将滚滚精液喷在了衣橱上,一边喷一边在心中想像著善兄的精液澎湃的涌入
 老婆阴道,衝破层层阻碍,终于抵达老婆的子宫,我在心中念刀著;善兄在此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伟大的绿豆
 先生继承了绿帽文的精髓,在此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来了……事后老婆怕我在衣橱里呆久了缺氧,于是带著
 善兄出去吃饭了,我走出衣橱看著满床的狼藉,心中真是百般滋味,却又说不清,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想老婆,
 虽然她刚离开5 分钟,虽然她和别的男人恩爱缠绵,但是此刻我就是突然想她了,什麽也不在乎了,就将这样静静
 抱著她什麽也不做,就这样抱著。你没有试过,你不会懂。

 当天善兄就回去了,虽然后来打过几次电话,老婆藉口我在她身边就给回了,我给老婆说对善兄就先凉一下再
 说吧,都静静心。半个月后老婆的月经如期而至。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们于是谅解了不在互相指责对方
 的没用,听从医生的叮嘱吃著药调养著身体,在以后?对不去,还没有来到呢,或许就这样平凡下去?或许我们会
 食髓知味继续激动一下?或许吧,明天的事,要后天才能说。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