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3.1-3.5)【作者:cnsimilar】   其它小说 
字数:116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卷?水纹

              第一章、风不止

  我曾经在某个交友APP,给一位女S写过一条评论:「愿生活给予你们最大的怜惜,愿人生风平浪静,愿春暖花开。」

  生活就像大海,总是一浪接着一浪,人们就在这海浪中沉沉浮浮。回到家里,我似乎已经放松了很多,没有管手机上的信息,将它丢在床上,我又洗了一个热水澡。这不算什么大事,她一定有很大的事情。

  「抱歉,刚刚在开车,刚刚到家。」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然后才看她给我发的信息,不多,只有几条:「对不起。事情有点急。」

  「在开车吧,注意安全。到了告诉我。」

  「今天…谢谢你。」

  我的信息发出之后,她很快的回复了:「那就好,我也到了。今天累了吧,吃点东西早点休息。」看完这条信息,我看了看时间,她的父亲远在上海,两个小时到的一定不是那个一千公里外的上海。我把手机扔在床上,然后摇摇头,又捡起来,几个字,打了又删,重复好几次之后,最终回复一条:「那,不打扰主人了,我先休息了。」

  也许我可以不那么聪明,之前有过一个女孩说,她喜欢我,却不想和我在一起,我很好奇,问了句为什么,她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你以后的感情生活一定很艰难,和你在一起是受罪。」导师曾说,搞学术的,不是抑郁症就是心理变态。我曾经权衡许久,然后毅然走上变态的道路。但是现在,可能我要成为一个抑郁的变态了。

  李银河在《虐恋亚文化》中定义SM是以信任为基础的,以自愿为前提的,发生在成年人之间的行为。然而这一次我没有感觉到我被信任了。

  之后,我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的主人,很长时间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继续保持着我对学习和工作的高度热情,我的主人也没有再联系我,直到又过了一周,在一个周四,我收到了主人的信息:「小乖,有没有想我?有没有偷偷自己打飞机?我明天晚上到你的城市哟!这次就住你家里好了!」

  看到这条信息,我才想起来,我已经有两周没有打飞机了。然而我知道,可能这并不是重点。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正在资料室,我忘了当时我的心情,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没有什么表情,回了一句:「好的,主人。」就继续看我的资料。

  第二天在火车站,我将车靠在约好的地方,没有下车去接她,而是闭目靠在座位上。这个地方有很多黑车,火车站附近没有什么地方停车,这里是个例外,以前常年在外面跑,所以知道这些角落。

  我听着外面拉客的声音,想起我给她的信息——火车站东隧道出门右手边五百米荣军小区,我想应该能找到吧。

  忽然我听到有人敲我的窗户,她正笑着看着我:「后备箱打开吧!」我摇下车窗:「是开的。」她上车,我沉默的发动车,然后开除了小区,在车流中慢慢蠕动,这个时间点堵车是很通常的。

  她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脸,似乎失去了耐心,开始玩她的手机,而我终究还是忍不住,选择了先开口:「主人,我能够,而且愿意接受您给的一切,只希望那是真相。」

  她笑着摇了摇头说:「小乖,太聪明了,真的不好。」说着,她看了看我。「那天,是因为他,他跟我说,他出车祸了。」我回头看了一眼,等待着后续。「他家人都在国外,所以,我当时有些…慌…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骗你,我觉得也许你不知道,会好一点。」

  她的脸上带着歉意,我也知道她这次来是因为什么,我深呼吸一口之后,笑了:「嗯,我知道了,我没有怪您,主人。」很轻松的笑了,一切如了我的愿,主人选择了妥协,而我也不再继续追问后来的事情。

  「我知道,小乖最乖了。」她似乎也很满意我的回答:「这两天和你好好玩玩咯。」

  我笑着摇了摇头:「主人,您自己开心舒服才好,奴只是工具。」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相信——没有人见过自己的工具会生气,吃醋,会因为被欺骗而生气。但是我还是这么说了。至少这一刻,这段时间,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乖,小乖最乖了。」主人摸了摸我的头,然后从身上的包里拿出了什么,我没有转头看,而是继续开车。「来,小乖张嘴,主人穿了好几天的丝袜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张开了嘴巴,然后等着主人把丝袜塞入我的嘴里。我并不喜欢丝袜,但是这是主人的命令,我嘴里含着丝袜,模糊的说:「谢谢主人。」我不知道这话到了主人的耳朵里会变成什么,但是这是我应该说的。「乖,好好开车,我睡会。」主人又摸了摸我的头,然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车开了一个小时,主人也睡了一个小时。到了家门口之后,我把车停下,看着依旧再熟睡的主人,并没有打扰她,而是取下了安全带,拿出了手机,上网随意翻翻。没有过多久,主人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看着我说:「到了?」我点点头:「嗯。」丝袜还在嘴里,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我的主人。她伸了个懒腰,胸口向前挺了出来,她的胸并不大,但是在这件T恤的衬托下,有着很好看的弧线。

  「去,把箱子拿着,到你家看看。」主人打了个响指。我笑着看着她,然后点点头,打开了车门,将箱子从后备箱拿出。我能猜到里面有什么,大概是这个主人全部的「玩具」。提着这个箱子,我忽然有些期待,这个周末应该会过的很「充实」。

  走进房门,将箱子放好,主人没有换鞋,直接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家里我曾经特意收拾过,很干净,很整洁。「你一个人住啊,和别的男生真的不一样诶,家里挺干净的。」主人望着我笑,我也看着主人笑了,然后指了指嘴里的袜子,用含糊的声音说:「主人,可以拿出来了吗?」

  主人一拍脑袋:「哎呀,是说你怎么不说话,我都忘了,拿出来吧。」我笑着将丝袜从嘴里拿出,然后捧在手里问:「主人,这怎么处理?」主人挥了挥手:「赏给你了,你自己收着吧!」我将丝袜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然后开始换鞋:「主人,先吃饭吧?」主人开始扫视客厅,目光停留在我放在电视旁的PS4上:「行啊,早就听你说会做饭,正好让我试试你的手艺,做得好有赏。」接着,她不顾自己的形象,躺在了沙发上说:「我先休息会,来帮我把鞋脱了,然后去做饭吧。」

  主人这次来,给我的感觉是真的非常疲惫,即使是上次出差到我的城市,二十四小时不到的时间做了那么多仪式一般的项目,她也未曾显得如此疲惫。我轻轻的将主人的鞋袜脱去,然后拿起一床毛巾被盖在主人的身上,然后转身进了厨房。

  汤是早早就已经煲上了,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想做饭的话,就会给自己煲汤,再随便炒上两个清凉的小菜,很快的把饭做好了。一切准备好之后,我走到沙发旁,跪在的主人面前,然后慢慢的低下头,轻轻的亲吻了主人的双唇。当我和主人的双唇接触,我感觉到了一种清凉,让这个炎热的世界几乎瞬间离我而去,喧闹的夏日,虫鸣鸟叫的声音归于寂静。

  SM无关爱情,SM高于爱情。原本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说的话,认为是我用来标榜自己,提升自己,然后好吸引各类S的注意,让我能有机会遇到我合适的。但是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当我出生,这颗种子就已经在我的心里,而到了现在,对SM的渴望已经如同一颗大树,即使我想离开,但是只要风再吹起,树叶就会颤抖着给出回应。

               二、刺心

  「小乖啊,我们结婚吧。」主人喝完了一碗汤,然后用一种很认真的表情对我说。

  「好啊,小乖听主人的。」看着主人的脸,我控制不住我的笑容,对我来说,除了我的文字、相貌、歌声……等等之外,我最希望被人欣赏的就是我的厨艺,尤其是被我的主人欣赏。

  听完这句话,主人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她依旧在笑,却更多的是一种苦笑:「小乖,其实我很多时候觉得,你并不像一个M,或者说,你根本不是一个M。」我正要说话,主人却打断了我,继续说了下去:「你有一种很可怕的能力,总是将自己摆在一个弱势的位置上,然后用你的恰到好处的手段,去改变强势地位的人的想法。你不仅善于这样,还乐于这样。你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主人,你甚至不在乎这个人是谁,因为我想,很难有人能够逃离你的掌控。」
  我的心跳得很快,这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或许可以当作夸赞或者是中性的评价,但是从我的主人嘴里说出,大概就如同过去的皇帝对臣子说:「你做皇帝的不错,比我做得好。」在我紧张并且不知道怎么接着说的时候,主人继续说话了:「可你真的很好,服从,乖巧,聪明。你知道吗,我现在发现,我对你的兴趣更大了。希望有一天,我能真的收服你。」

  「主人,我已经是您的奴隶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您。」我认真的看着这个女孩,她仅仅比我大了半岁,大年初二的生日,和一般的女生不同的是,她聪明、理性而又积极阳光,她懂得关心人,很细心,但是同样能够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

  「好啦,吃饭啦,去帮我再盛碗汤,小乖的手艺不错,等晚上主人好好奖励你一下。」我笑了笑,就像自己不知道「奖励」的性质,就像没有听到主人话里的暗示,而是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此时,我的内心满是紧张,依旧在主人刚刚所说的话中沉寂着。

  等主人吃完饭,她将碗筷往桌上一放,然后转头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去把我的箱子打开。」我有些奇怪,难道不等我收完桌子再开始吗,但是我没有说出来,而是应了一声之后,打开箱子。主人的箱子里除了一个小包可能放了些生活用品之外,全都是各式各样的道具,这些「玩具」撞到我的眼睛里,让我头皮瞬间发麻。

  「把那套女仆装找出来,穿上。」主人的声音传来,我明白了她的用意,然后深呼吸一口,冷静了一下——我是从来不会脸红的,无论是喝酒,还是害羞或者是紧张,我的脸都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现在我却能感受到我的脸在烧。
  女仆装不是我们说好的,我喜欢的黑色,而是可爱的粉色。「先脱光哟!里面配的内裤也要穿上。」我不敢回头,却能够猜到主人现在期待而又促狭的心情和脸上的表情,在脱去了衣服之后,我慢慢放松,打开了包装袋。

  先是丁字裤,我的下体已经勃起,丁字裤紧紧的让我的下体贴在了我的小腹上,一根绳子深深的陷入了我的股沟,然后是整套的连衣裙,短到不能盖住我的下体,然后是丝袜,头饰,项圈,手脚皮镣铐……清一色的少女粉色让我感觉十分尴尬。

  「主人,我…好了。」我转身跪在地上,紧紧盯着面前的地板,不敢抬头。「把那根鞭子叼着,爬过来。」主人指的是那根黑色的马鞭,长有一米多,鞭身很硬。我含在嘴里,爬到主人面前,抬起头,闭上眼睛,将嘴巴尽量抬高,把鞭子递给主人。

  主人摸了摸我的头:「好了我的小女仆,收拾东西吧。」

  第一次带着镣铐收拾东西,很不方便,我很害怕将皮手铐打湿,但是当水不可避免的打湿了身上的器具之后,我反而放开了。平时原本就干练效率的我,为了争取尽量缩短我穿着这一套羞辱的女仆装的时间,我的动作很快。

  「这么快啊,我的小粉。」我在洗碗,而主人站在我的身后,摸着我没有遮挡的屁股,然后突然用鞭子抽了上去。我手一抖,险些将手里的碗扔掉。「谢谢主人。」主人鞭打必须道谢,这是主人对我的要求。

  「小粉,真乖,来,趴在台子上,屁股翘起来。」说着,还用手按住我的头,打断了我回头看的动作:「闭上眼睛!不许看!」我依言趴在了洗手池上,翘起了我的屁股,等待着主人即将到来的行动。主人拨开了丁字裤,然后我感到菊花一阵发凉——是润滑油,接着就是意料之中的侵犯。「行,这小尾巴,主人走的时候才可以拿出来。」主人慢慢的旋转着橡胶的肛塞,刚刚打开箱子的时候,我看到过这条尾巴,肛塞是我见到过的,最大号的一个,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用在我的身上。

  「喜欢吗?」经过了一番努力,用掉了很多润滑油,主人终于将肛塞塞入了我的身体。「喜欢,谢谢主人给小乖的尾巴。」一样是粉色,尾巴很长,在我的屁股后面,和大号肛塞一起,时刻提醒着我的身份。我想SM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就是无论我平时想多少,但是当游戏开始的时候,我的脑袋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我是奴隶,服从主人。这让我习惯于思考的大脑可以稍稍的休息一下。
  「好,小乖真乖。」说着,主人又摸摸我的头——这是我最喜欢的动作,宠物得到主人的喜爱才是最重要,最开心的吧。「把这个也夹上,继续做事,夹子掉下来的话,自己夹回去,一次十鞭。我先进去,你收拾好了过来向我报告。」说着,主人不再理会我的回应,直接走出了厨房,拖着自己的箱子,进了我的卧室。而我则忍耐着道具带给我的复杂感受,很快的收拾好卫生,趴在地上,爬向了我的卧房。

               三、转身

  当我推开我的房门的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这次不要被打断了。主人正坐在我的床上,靠着枕头,她没有在玩手机,而是翻着我放在枕边的笔记本。那本笔记上面写着很多我的想法和我看书的心得,这是我的习惯,随时有想法就会记下来。

  「主人,我都收拾好了。」我摇动上身,晃动乳头上的夹子,铃铛响动。「主人,夹子没有掉下来过。」我趴在地上,看着主人,脸上的笑容应该用谄媚来形容。

  「乖狗狗,爬上来把,主人抱抱你。」主人靠在床上向我伸出了双手,我爬上床,手放在主人腿边,趴在主人面前,她伸出右手,抚摸我的脸,我闭上眼睛,开始感受主人指尖带来的细腻的温柔。

  「啪!」突如其来的疼痛从我左脸传来,主人给了我一个耳光,并不很重,但是有些突然。我睁开眼,主人正笑着看着我:「喜欢吗?这是给你今天做饭的奖励。」

  「喜欢,主人。」我低下头,忍住笑,希望掩饰我的快感——我喜欢被打耳光。主人笑着看着我,第一次,我有了一种被剥光的感觉,即使我经常不穿衣服在主人的视线中,但是这一次,好像被看到了自己肮脏下贱的内心。

  主人取下了我乳头上的夹子,被夹过的乳沟更加敏感,在主人的抚摸下,我闭上眼睛,身体微微发颤。「啪!」又是一耳光,这次打在了右边脸上。「谢谢主人。」主人的手在打完耳光后开始轻轻抚摸我的脸,而我则露出了笑容,用自己的脸主动的蹭着主人的手。

  「真是一个乖巧又下贱的小可爱。」主人拍拍我的头:「这段时间有没有自己打飞机啊?」我几乎迷失在了主人的抚摸中,长期没有释放的身体在主人的指尖颤抖,身体早已经全面的兴奋并渴望着,听着主人的话,我有了一点点清醒,已经遗忘的现实记忆重新回到了脑海,我已经被遗弃在角落里一周了:「没有,主人,小乖没有自己打飞机,因为不想。」

  「小乖,你真好。」主人忽然抱住了我,我有些意外,犹豫了一下之后,同样抱住了主人。主人的将我身上的女仆装脱下,然后继续抚摸我的脊背。「帮我把衣服脱了。」主人的声音有些疲惫,这次从看到主人开始,我就能够察觉到她身上浓浓的疲惫。「你也脱了吧,拖干净,除了项圈,尾巴。」很快的,主人再次和我坦诚相对。

  我并不知道其他人的SM是怎样的,也不知道S和M之间像我们这样的多不多,但是我知道,我的主人并不介意和我赤身相对。但是这次和之前不一样,我能够感觉到,这次的她并不仅仅是一个主人。S和M之间是不是应该有爱,SM是爱情的调剂,还是感情只是SM后的附属物,谁也不能给我一个标准答案。
  她忽然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坐在我的腰上,左手挑逗着我的乳头,右手抚摸我的脸,我看着她,她的脸上带着些微笑容,但是只是勉强在笑,似乎已经累倒连抬起嘴角都是一种负担,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欲望忽然一点点消退,一旦开始思考,长久以来保持思考的惯性又重新控制大脑。「主人,不管什么事,只要你需要,就告诉我。」我伸出手,同样抚摸着她的脸,双手轻轻在她的额头轻轻揉动,她闭上眼睛,头开始靠在我的手上。

  「对不起。」她的眼角有眼泪流出,脸上已经失去了笑容:「小乖,你会是一条好狗,可我不是一个好主人,我只是一个……贪心的女人而已。」说着,她俯下身,轻轻的吻了我,然后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头枕在我的胸口:「让我靠一会,谢谢你。」

  她几乎是立刻就睡着了,而我则完全无法入睡。肛塞,尾巴,项圈,依旧告诉我,我是一个M,一个奴隶,而怀里的女人则清楚的让我意识到,我没有在一场游戏中。S和M应该彼此给予对方什么呢?她给我的是我想要的吗?纷乱的思绪在我的脑海里旋转,仓促急切的调教,忽然的离开,以及一开始就结束的「SM游戏」。可怀里的她是如此真实,如此坦诚,我能感觉到信任,感觉到依赖,以及她在我身边时的放松和舒适。我轻轻扯过被子,帮她盖好,然后拥着她。她睡得很沉,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开始仔细的看她的脸,相比于上次见面,她更加的消瘦,即使睡着了之后,她的双眉也紧锁着,她遇到的一定不会是小事情。想到今天的种种,即使是如此疲惫,也会保持自己的态度和气场,让自己看起来轻松自信,或者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偶尔需要在我的怀里稍事休息而已。我拿起床边的手机,随便看了看时间,而后随便翻了翻,不再多想什么,也慢慢的睡着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讨厌加州旅馆的前奏——那是主人手机的铃声。我和主人同时被这声音吵醒,主人揉了揉眼睛,然后一手在我胸口撑起自己,一手拿起手机。我看向手机,来电显示上面是「爸爸」。她接了电话,然后趴在我身上:「爸,怎么了?」

  因为离得太紧,即使我不想,我还是能够听清电话里的声音:「你跑哪里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焦急。

  「在我男朋友这里,有什么事吗?」迷迷糊糊的我被这话惊醒,有些诧异,而我的主人立刻用空闲的手伸出食指按在我的嘴唇,我点点头示意我明白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我仿佛听到了一个男人叹气的声音:「行吧,没事就好,没事没事。」说着,电话就断了。

  主人将手机扔到一边,掀开被子,然后趴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开始玩弄我的乳头。敏感的乳头受到刺激,我发出了呻吟——主人说她喜欢这个:「主人…啊…能告诉小乖,发生了什么吗?」

  睡了一觉的主人似乎恢复了精力,她一把抓住我的下体,用力一捏说:「小乖你管那么多干嘛?欠抽吗?」我一下叫出了声,突然的痛苦让我猛地抽搐,却被主人压在身下几乎动弹不得,而后肛塞又被床狠狠的撞向了我,巨大的肛塞似乎是顶到了我的前列腺,强烈的刺激让我一瞬间有些发懵,大脑几乎空白。而后,在这一瞬间,我直接射了。

  腥臭的精液一波接一波的涌出,射向我和主人的身体,主人也有些意外,却很快的开始用手撸动我的下体,帮我完成这一过程。我射出了很多,因为长时间没有射精,精液有些发黄,量也非常的大,粘在了我和主人的身体上。

  大概射了十几次之后,我终于停下来,喘着粗气。主人松开了我的下体,用食指沾了一些精液,然后伸向我的嘴:「小乖真是不乖啊,就这么射了,真没用,还弄脏主人,太过分了,舔!」尽管刚刚射精,但是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不适,而是轻声说:「对不起,主人,小乖没有控制住。」而后将主人粘着我精液的手指含到嘴里,开始舔。

  「真贱,自己的脏东西还吃的津津有味的。」主人抽出手指,转身拿起了之前穿的女仆装,在自己的身上擦着:「准备一起洗个澡吧,顺便,给你里里外外都洗干净。」

               四、爱潮

  我趴在床上,手被手铐铐在背后,脸贴在枕头上,屁股高高的翘起,而主人就在我的身后,带着假阳具,狠狠地操我。前列腺的刺激,后庭的充实和主人抽出时带来的排便的感觉,让我在幸福,快感和恐惧中交替着,我的大脑逐渐的被快感麻痹,变得无法思考。

  「小乖,舒服吗?主人草操你舒服吗?」主人的声音传来:「舒服就叫啊!主人的狗该怎么叫啊!」我听着主人的话,大脑甚至无法思考,一边呻吟,一边开始学狗叫:「主人…汪…汪…」呻吟的声音混着狗叫,即使不用看,都能够感觉到画面的淫靡和我的下贱,在不断的刺激下,淫水不断从马眼流出,我的阳具却没有勃起到最大。

  「真是条贱狗。」主人用手抽打着我的屁股,似乎发泄愤怒一般在我的后庭猛烈的抽插,她似乎也有些疲惫了,开始随着自己的动作大口喘气:「喜欢被主人操吗?小乖?小贱?」我点点头:「喜欢,求主人操小乖,小乖给主人操一辈子,谢谢主人。」我逐渐迷失在了快感中,「小乖是主人的小母狗,求主人操小乖,狠狠操小乖。」

  主人很兴奋,我也很兴奋。这种感觉让我们沉迷,主人肆意的在我身上宣泄着她的情绪,感受着征服带来的快感,而我则沉溺于被快感统治,被主人征服所带来的安全感和快感之中,沉溺于不需要思考所带来的放松和难得的休息。
  不知道这次性交持续了多久,可能是主人累了,她慢慢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然后抽出了假阳具,狠狠地在我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说:「转过身来!」说着,她开始取下假阳具,抽出她阴道里的一部分,一根丝线从下体拉出。我则慢慢转过身,感受着后穴的空虚,将头靠在枕头上,看着主人慢慢朝我的脸上坐下来,我闭上眼睛,伸出舌头,开始感受主人的味道,为主人服务。

  双手被压在身后,品尝主人的味道,我的脑海里满是幸福,听着主人在我侍奉下发出的娇喘,我感到十分的满足,格外的卖力。「小乖,真棒!小乖…真是个,好用的玩具!」主人的声音让我越发的卖力,全身心的投入到对主人的侍奉中。

  当我感觉到嘴巴和舌头已经发酸的时候,主人的声音越发的高亢,她将我紧紧压在身下,让我无法呼吸,我知道主人快要到达高潮了,在窒息的快感中更加努力的刺激主人的敏感部位,当我几乎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空气,开始大口的喘息。

  「小乖真棒!」主人已经趴在了了我的身上,她的脸有着可爱动人的红色,高潮之后的主人愈发的美丽,她轻轻拍着我的脸,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笑着对我说。

  「谢谢主人。」对于一个奴隶来说,没有什么比主人的夸奖更让人开心了。
  「快起来,把手拿出来。」主人注意到了被我压在身后的双手,我也终于注意到已经发麻的双臂,顺着主人的动作,我慢慢做起,主人解开了我双手的手铐,然后开始帮我按摩双臂。「刚刚做的不错,小乖。」主人忽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满脸都是我的味道。喜欢吗?」说着,又轻轻拍了拍我的脸。
  「小乖很喜欢,小乖喜欢侍奉主人。」我很喜欢被主人打耳光,喜欢这种羞辱,喜欢能够让心爱的主人肆意妄为的感觉。我用脸贴着主人的身体,缓缓地蹭着,就像一条讨好主人的狗。

  「真是条好狗,抱抱你。」说着,主人抱着我躺在床上,玩具散落在我们四周,我也抱住了我的主人。「小乖,我们睡吧,我好累了。」主人闭上了眼睛,然后和我相拥而眠。同样疲惫的我也在主人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手机的震动将我从梦中唤醒,和我同时醒来的还有怀里的主人。她揉揉眼睛,似乎还没从睡梦中醒来。手机仍然在固执的震动着,是主人的手机,每次和主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把手机调整成静音。

  主人翻身拿起手机,我转过身去拿起我自己的手机,寥寥几条QQ群消息的提醒,并没有其他人找我。我随手划开手机,而那边,主人却已经挂掉电话,转身抱住我,将手伸向我的手机:「给我看看?」我笑了笑,手机递给主人,她随手翻了翻之后说:「真无聊。」然后将手机扔向一旁,双手开始挑逗我的乳头。乳头的刺激让我发出了低低的呻吟,下体已经昂首挺胸。「小乖,你还真是可怜呢,除了公众号和QQ群,几乎都没有人联系你呢?没有女孩子喜欢你吗?」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主人就接着说了:「你也算是条件不错了,却只能做我的一条狗,还必须为我禁欲守贞,而我呢,却可以同时拥有别的男人,甚至你都不是第一位的,委屈吗?小乖?」

  「主人,小乖不委屈,小乖爱主人,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情。」我在喘息中轻声说了出来。我想这时候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我也做到了我说的话。

  「真乖。」主人右手往下,拍了拍我的屁股,然后抓住了我勃起的阳具。「我想一次调教你们两个。」我一时间有些懵,一种恐慌的感觉瞬间笼罩了我,一股酥麻顺着血液流遍了我的全身,然而我却几乎不受控制的说出:「小乖愿意,主人,他愿意吗?」下体似乎更强烈的勃起了,在主人的手中,我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委屈还是屈辱,抑或是变态的兴奋,我无法定义我此时的感情。

  「小乖真好。」说着,主人随手拿起枕头旁边的乳夹,给我夹上。乳头传来的持续的疼痛提醒着我,我是主人的一条狗。「带上尾巴,然后去给主人做早餐吧。」我点点头说:「是的,主人,然后离开了主人的怀抱。」

  这个季节已经是夏天了,我赤身裸体,带着乳夹和尾巴,简单的冲了一杯牛奶,然后烤了四片面包,煎了一个鸡蛋,然后端着杯子和盘子走回了卧室。主人靠在床头,背后垫着枕头,正在玩手机,似乎是在和什么人发信息。我端着盘子,在床边跪下说:「主人,小乖准备好了,请您用餐。」主人把手机扔开,然后伸手接过杯子和盘子,对我说:「趴我面前,给我当桌子吧。」我点点头说:「是的,主人。」然后爬上床,尽量将我的后背放平,等待着主人将餐盘放在我的背上。

  我维持着身体的平稳,尽量控制呼吸,让杯子尽量的稳一些,毕竟热牛奶洒出来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而主人却伸手拨动我乳头上的铃铛:「小乖,挺稳的,是一张好桌子呢。」听着主人的话,我感觉到了真正的幸福,这种被认可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可能只有在我的论文发表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谢谢主人的夸奖。」我想主人此时一定看到了我放肆的笑容,那是剥离了一切社会的束缚,真正得到了主人的认可,将自己当成一个奴隶后才能够感受到的真正的释放和幸福。
  「小乖笑得这么开心,被当成桌子都这么高兴,真贱呢。」主人说着,将我背上的东西拿开,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拍拍我的屁股说:「项圈带上,主人带你去上厕所。」

  主人把我牵到厕所,让我跪在马桶面前,头放在她的两腿之间,然后说:「早上就不给你喝了,好好看着,不准闭眼睛。」主人的尿有些微黄,气味很浓,很多溅到我的脸上,溅到我的嘴边,我微微张开嘴,不少圣水溅到我的嘴里,很咸,味道很重,比上次的味道要大很多。「不让你喝你还自己张嘴接,真贱,味道好吗?帮我舔干净。」主人注意到了我的行为。「主人的圣水,味道很好。」我开始帮助人清理下体,仔细的将残留的液体吸进嘴里。

  「去,到浴缸趴着,狗狗该怎么尿尿,要我教吗?」主人拍了拍我的头,然后扯了扯项圈上的链条。我应了一声之后,爬到浴缸里,翘起右腿,头低了下去,就像狗一样,开始尿尿。

  「来,帮小乖洗澡了!」说着,主人打开热水,然后说:「狗狗乖哦,主人帮你洗澡了!」说着,主人取下了我的乳夹和尾巴,开始认真仔细的帮我洗澡,将我的下体也反复的搓洗。感受着主人手上细腻的皮肤,我的下体始终高昂着,低着头,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好啦,换主人洗了,趴好不要动哦,给主人当凳子。」说着,主人坐在我身上,慢慢的开始洗澡。

  当洗完之后,主人拍了拍我的屁股说:「起来吧,小乖,今天就到这里了。」然后取下了我的项圈。我站起身看着面前的主人说:「主…」第二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却被她用双唇吻住了嘴,良久,她笑着看着我说:「游戏暂停了,叫我思瑶就好。」我笑了笑,然后试图叫主人的名字,却始终说不出口。「要不,主人,还是算了吧,我…不习惯。」

  听到我这样说,她笑容更灿烂了,右手拍拍我的脸颊说:「小乖你还真是贱呢,好啦,去穿衣服吧。」说着,她先走出了浴室,然后开始收拾昨天我们留下的残局。

               五、期盼

  中午吃完饭,我收拾好房间,主人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这次过来,她一直很疲惫,可能是面临很大的问题。她的手机从她手中滑落,已经落在地上,微信消息的提示正亮着,我看到了对方的名字——严思静。这是她另一个奴隶的名字。他先我认主,也知道我的存在。信息的内容是:「主人,今晚我等您回来。」
  我走过去,将手机捡起,屏幕熄灭,然后跪在沙发边上,轻轻喊:「主人。」她醒了过来,我递上了手机,她接了过去,打开屏幕,眉头一蹙然后又舒缓开,转过头看着我。我点点头说:「主人,我看见了。一会我送您去车站吧。」看着我的笑,主人伸手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我有些懵了,转头看着主人:「主人?」「你一点都不生气?不委屈?」她看着我,有些生气。

  「主人,我是主人的奴隶,还是一个后来者,我渴望拥有主人。我当然委屈,但我不生气,当初选择跪在主人面前,就选择了把一切都交给主人,接受主人给我的一切。」我讲头靠在主人的大腿上,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流出来。

  「去把锁拿来。」主人摸摸我的头:「小乖,谢谢你,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当真了。」听到这话,我忽然感觉有一些害怕,上次被锁起来的经历似乎就在昨天,那种折磨和煎熬让我有些畏惧。「不愿意吗?小乖?」主人笑了起来,摸了摸我的头。我抬头亲吻了主人的手,然后说:「主人,小乖愿意,小乖这就去。」

  我拿出贞操锁和三把钥匙,然后重新跪到了主人面前。双手将锁递给主人,主人拿起钥匙说:「去吧,自己去厕所锁上。」我转头之前,低声说:「主人…能不能?」「不能!」主人斩钉截铁的说:「作为偷看我手机的惩罚吧。」我只能转身,走进厕所用冷水给我自己降降温,然后擦干,将自己锁上。然后走出厕所,跪到主人面前,将锁住的下体给主人看。

  主人伸出自己的右脚,拨弄着我的下体,而我的下体则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下体被铁笼束缚不能勃起产生的痛苦。「小乖,喜欢吗?钥匙我就带走了咯?」主人的脸上又带上了我熟悉的笑容。「主人,我喜欢,能为主人感受痛苦,是小乖的荣幸。」

  主人收起钥匙,然后站起身将我扶起来,然后抱着我,脸靠在我的胸口说:「小乖,谢谢你。」我抱着主人,感受着主人的身体。下体传来的灼热和痛苦持续的刺激着我,提醒着我的身份。「主人,我相信你,我是你的奴隶。」

  「嗯,我知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