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灰都市录】(08)【作者:鸟枪换炮】   乱伦小说 
字数:5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

  因为没有工作安排,美香今天穿的格外慵懒随性,上身一件水红色无袖连体百褶裙,袖口拼接一圈黑色窄边,下摆是双层设计,蓬松轻盈,腰间系了根黑丝带,下身一条紧身牛仔七分裤衬托的双腿格外修长挺拔,一对纤巧玉足上套着双白色平底鞋,搭配上短款白色棉袜显的格外朝气勃勃,活脱脱一个都市丽人。
  进了家门,空调吹出的凉风让人身心一轻,显然公公在家,楼下的卫生间传出一阵抽水身,接着出来的老人一见美香的打扮,明显眼前一亮,嘴上毫不耽搁,迎面招呼道:「回来啦,我做了西红柿鸡蛋面,给你盛一碗?」

  自打那件事后,公公仿佛勤快了许多,经常帮着做饭打扫,越来越像个居家好男人,不,应该说「居家好老人」更为贴切。

  「爸,别忙了,我不饿,只是有点累,我去躺会。」美香随手带上屋门。
  「哦,那行,什么时候饿了随时跟我说,给你热下就能吃」老人殷切着提醒一句。

  美香轻「嗯」一声,似乎有点精神欠佳,随口应道,换了凉拖就哒哒的上楼了。

  一进自己的房间,也没换衣服就这么将自己抛在大床上,舒服的阖上眼悠悠睡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美香只觉口舌发干,渴的难受。迷糊的睁开眼,遂起床准备倒杯水喝,刚出门口,一阵男人粗喘声随即落入耳内,美香抬起还未完全聚焦的眼眸,就见厅里呈现出一副令人羞愤欲死的画面,被眼前淫乱的景象一下子激的困意全无,呼吸发紧。

  原来公公下身赤裸着,正双腿大开的半躺在沙发上,一手将自己不久前刚换下的一只平底鞋鞋口朝下的盖在脸上包住口鼻嗅吻,另一只竟然套在他胯下的巨大生殖器上,被空出的一只手握着做上下套动状,口中还发出哼哼唧唧声,好似特别享受。

  「啊……」

  美香不禁惊呼一声,双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羞臊的不知所以。

  「哼……噢……」

  老人被特如其来的儿媳窥到自己淫乱的一幕,想到鞋子就是这个美人不久前刚从她那双娇俏的小脚上脱下的,那种刺激无与伦比,竟然就这么背脊发紧,脚面绷直,接着一泄如洪,滚烫的精液喷的鞋筒内到处都是。喷射后的老方舒坦的一动不想动,仿佛忘了鞋的主人,自己的儿媳就在不远处。

  「爸,你怎么……能……用鞋子做这……这种事,不脏吗!会生病的。」
  儿媳立在原地,轻跺玉足,侧着身语调发颤的说道,双手垂在身侧捏着裙摆,头低到快贴上胸前的玉峰了。

  「吭……吭……」老人又粗喘了两声,这才悠悠开口道:「美香,你不知道,爸苦啊!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与你一次欢好还是靠不择手段得来的,可这许多年的积压,爸感觉再不释放几次,都要炸了。现在你又不让碰,拒人于千里,我难受的很,实在忍不住才这样。你别怪爸好吗。」老方喷着粗气道,话到伤心处几欲落泪,竟将这等污秽之举说的理所当然,甚至颇让人同情。

  听公公这么说,善良的美香才稍稍定神,可还是不敢转头看公公。

  「那也不能这样啊,会生病的。再者也没不让你……你碰……既然都答……答应了,还能躲到哪去,只是这两天不行,我……我那个……来……来了。」美香不甚娇羞道,说到后来,声音轻不可闻。

  听到儿媳这么说,老方心中狂喜,原以为美人要拒不认账,这下踏实了,寥寥数语如邈邈仙音,撩拨的人心痒痒的,胯下龙头又有了复苏的迹象。

  「乖乖美香,爸就知道你最善解人意。这鞋子是你刚穿过的,上面还残留着你的味道,只有淡淡的汗渍和脚香,好闻的很,我觉着一点也不脏,不可能生病的,爸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容颜、发肤、眼睛、嘴巴等等一切,当然你穿的用的也同样喜欢的紧,嘿嘿,就是弄脏你的鞋子,要麻烦你清洗了。」老方又讪讪着调笑道。

  「别……别说了,儿媳经不起。」美香一时间羞赧难当,被逗弄的面红耳赤。
  「爸这会身上实在提不起力气,麻烦你收拾下。」老人无助的说道。

  想着楼下的狼藉,美香愈发想逃离现场,可自己的东西还在他手上,让人很是难堪,想到这,美香忍着羞意,轻扭纤腰脚步发飘的来到公公跟前。只见那只鞋口正在滴落着男人污物的小鞋依然挂在公公的阳具上,还一抖一抖的,好似欲挣脱而不能得,她扭过来不敢正视,颤抖着伸出玉手摸过去,哪知没碰到鞋,却好巧不巧的抓到了男人的巨根上,触手处顿觉粘滑火烫。

  「啊……」

  「嗷……」

  美香触电般迅速抽手,老方被这一下无意的碰触带来的舒爽感撩的一声闷哼。气氛一时又尴尬至极。

  咬了咬牙,美香转过头来正视眼前,一把提起了自己的小鞋,只见失去压迫的老人巨棒一下子弹了起来,抖动不止,尖端溢出的浓稠液体正流经棒身、阴囊,滴落在真皮沙发上,马眼还在一张一阖的悸动,空气中散发着阵阵腥臊的味道。
  这一会看似不伦不类的交流和淫秽氛围已让老方的阴茎再度充血勃起,欲念丛生。看着儿媳动人的曼妙身躯,娇羞的姿态,老方喷火的双目好似要择人而噬,一个把持不住,猛然探出双手,一把捉住儿媳一只玉臂,顺势一带,美香就跌坐在公公怀里。

  「呀……爸,你……快放开……喔……你干什么……」美香一愣神间竟已是羊入虎口,被虎钳般的男人臂膀紧紧自背后经腋下锁住,一双粗黑的大手已是覆上了自己的酥胸,玉峰顿时失守,隔着衣物被玩弄成各种形状,美香胡乱踢腾挣扎着连声抗议。

  「我的乖乖美香,别动,爸又忍不住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让爸好好摸摸。」背后老人的头紧挨在儿媳的玉颈上,嗅着淡淡的发香,粗喘道。

  「哎呀……别……别捏,疼!你,你……骗人,不是刚……刚才释……释放……过吗,怎么又……忍……忍不住了。」美香没想到这个禽兽老人会突然袭击,一点防备没有就被拿住。实在憋屈。

  「爸看到你就忍不住想疼爱你,我的美香美美的香香的,爸好喜欢。」老人已改为单手轮流捏弄美人的双峰,一手已滑向儿媳的腰间轻搓慢揉。

  「别碰那……好……好痒……痒啊,快停……停下!」美香的娇躯扭来扭去就是逃不开那两只魔爪,挣扎中体内竟然被勾起了丝丝异样的感觉,麻麻的,痒痒的。说不上是痛苦还是快乐。

  「喔……刚不是说……说了,噢……我这两天……不能……做……做那事儿。」美香怕再这么下去,自己会难以抵挡,慌忙哆嗦着提醒。

  「爸知道,但是真的好难受,不再释放下很可能会落下病根。」双手更是加快了节奏,黝黑的大脸也开始在儿媳的香肩上一通乱拱,惹的怀中美人娇喘连连。
  「爸,那你自……自己弄……弄吧,我……我去楼……上,就当没看……看见。」美香忍住羞涩提议道。

  「那怎么行,刚刚我自己才弄过,现在肯定弄不出来,除非……」老人说到这,话语一顿。

  「除非怎样?」

  「除非……你帮我!」老人耍赖道。

  「喔……这……这怎么帮?」美香圆睁着无辜的双眸用疑惑的口吻颤抖着问道。

  「你可以用手帮我解决。」老方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恬不知耻道。「不要,怎么……能让我做……做那事,我也不……不会。」遭到公公大手的玩弄,美香已经显的有些力不从心,挣扎的愈发无力。浓重的汗味混合着男人的性味不断拨弄着自己的春心,丝丝情火也在体内缓缓蔓延。

  「我的好儿媳,爸求你行吗,你就用手替我弄弄,这样下去是出不来的,你看,是不是硬的不行?难受啊!」说着还故意用坚硬的肉棒在美香的翘臀上顶了顶。

  「呀……别……好……好吧!但是你得答……答应,不……不准碰我。」美香也不想这种局面持续下去,又怕真把老人憋出毛病,为此只得做出退步。
  「吧唧!」老方见儿媳终于妥协,重重的在儿媳柔嫩的粉背上亲了口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美人。

  美香这才艰难的逃离了男人的怀抱,紧走几步像是想拉开距离防止老人再度袭击。深深换了几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的丝丝火热。

  「爸,我是担心你憋出毛病才勉强答应,一会你可别再动手动脚。」

  「嗯,听你的。」老人满口答应,心里却乐翻了天,终于能好好享受享受儿媳那纤纤玉手了。

  美香其实在大学时代,因为受到同寝室的几个女狼友鼓动,半绑半架的一起偷偷看过A片,只是才看一点,就羞的逃掉了,依稀记得当时片中就有女人用手替男人解决的场景,好像叫什么「打手炮」的,其实就是帮男人手淫。

  轻轻捋了捋额前刚被弄乱的刘海,这才挪到公公仰躺的身侧娉娉落坐,老方挺着杆巨枪,一柱擎天,平躺在宽大的沙发里侧,双臂横向平伸,摆成了个大大的「十」字。

  美人眼睑低垂,看不清眸中星光,只是两腮上绯红一片。她颤巍巍的伸出一只纤手,青葱玉指白璧无瑕,淡青的纤细血络隐约可见,更衬娇嫩,尖梢几枚月牙般的指甲镶嵌其上,如水晶般晶莹剔透,光泽照人。无名指上一枚六爪钻戒更是璀璨夺目,与皮肤本来光泽相得益彰。

  「嗷……嘶……」

  当巨棒被握住的刹那,那滑腻的触感带来的惬意让老人呻吟出声,飘飘然似置身云中深处。

  「吭……好舒服,小香香,爸胀的生疼,快动动。」

  老方的色欲当然不满足于此,忍不住开始催促儿媳。美香只觉握住了一根烧火棍,又烫又硬,这根大家伙在自己手中也一刻不安分,一耸一耸的,簸动不休。想到那黑红的巨根,暴跳的青筋,狰狞丑陋,忍不住一阵恶心……

  借着阴茎残留的精液美香开始轻轻的上下套动,每次撸动都带动黑皱的包皮伸缩蠕动,暴凸的青筋像一粒粒肉瘤刮过柔嫩的掌心,每当划过龟头时,许是太过巨大,美香纤秀的玉指都被撑开而不能收拢,黑光岑亮的粗壮棒身,紫红的硕大龟头与羊脂白玉般的玉手形成鲜明对比,淫秽至极。美香空出的一只纤手捂在嘤口上,遮住面部,徐徐的轻喘也随着手上动作渐渐加快。

  老方眯着眼,两只汗毛浓密的大腿时而微曲时而平伸,粗壮的后脊一会挺直,一会佝偻。口中的粗重呼吸也越加急促。

  「嗷……嗷……哼……哼……」

  老人哼哧哼哧的呻吟着,好不舒爽享受。

  ……

  「噢……有点痛,香……香,好像有些干了。」

  「呀……!」

  美香轻呼一声,这才意识到手上确实传来一阵发紧、发涩的触觉,偷眼一瞧,公公的阳具上包皮都开始有点微微红肿了,可能本就不多的分泌物被这么来回摩擦许久,已是挥发殆尽。只是这根狰狞巨物依然怒目朝天,硬度丝毫不减,美香都觉得手上一阵阵的发酸乏力。

  「是……是的,那……那现在怎么……办?」

  「好儿媳,你吐点口水上去吧,这么下去,还没出来就要脱皮了。」

  「这……这……」

  美香不禁显出些为难,这个色公公怎么这么多鬼主意,也不只从哪学来的,只是要让自己嘴里的津液沾染到这根肮脏丑陋的男性生殖器上,实在让她不自在。
  老人痛感越来越明显,催促道:「知道你为难,可再不弄,下面就着火啦,美香乖,你也不想看到爸痛苦吧?」

  美香贝齿一咬,轻点螓首,算是答应下来。她呼了口气,两腮翕动数下,这才纤腰款摆,将头悬于男人的阳具之上,轻启嘤口,一泓清泉坠落而下,直直落于男人龟头,温热的晶莹刺激的马眼一阵收缩开阖,像是饥渴已久,痛饮甘露。
  一只已经酸麻的小手再次撸动开来,顿觉湿滑顺畅了许多。

  「嗷,哼……」

  痛意尽去的老方又哼唧起来,那温柔的小手如婴儿般娇嫩,就是痛死也值当,老方心中得意想道,只是不知是不是不久前刚射过一次的原因,虽然舒服到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尽数张开,快意一波强过一波,可就是没有要喷射的感觉。也好,就再多享受享受,又不赶时间。

  「爸,手……手……好酸,快没……力……力气了,怎么……你……还……还不射!」

  美香也是娇喘不止,一半是体内那股说不清的热浪在作祟,一半确实是累的不行。暗暗惊叹男人的持久。

  「香……香香,爸舒服的要上天了,唔……可就是差那么一点,你就放开了随便弄……弄吧。」

  这话像是给了美香一丝灵感,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彻底放开,全身心的投入到为老人增添快感中去。

  霎时间好似无师自通,她改变一味的套动为时而用晶亮的指甲轻刮冠状沟,时而将柔嫩的掌心紧贴马眼缓缓厮磨,甚至忍着羞意将公公的阴囊整个托握在手中揉捏,再结合一阵直上直下的套动,感到紧涩就再轻吐点口水润滑,就这样循环往复。

  这下果然效果显著,老人『咝咝』的直抽凉气,明显感觉到雄伟的巨根在以更加快速的节奏簸动膨胀,一副快感更甚的样子。

  「嗷唔……亲爱的小香香,你好……好会弄。」

  美人仿佛受到了鼓舞,顾不得擦拭光洁额角罄出的香汗,手上动作更快了,带动着包皮翻上翻下。

  老人知道这般刺激下去,自己离发射不会太远,难得这么好的机会,美人在清醒的意识下主动替自己发泄淫欲,再不好好玩玩那真是暴殄天物。老方特别喜欢看儿媳害羞的样子,贼眼一扫,儿媳屈膝并拢的双腿下一双还未换下的白色棉袜顿时进入了眼底,顿是淫心大起,「嘶……嘶……嘶!」连吸了几口大气,老人暂时压下即将爆发的舒爽感。

  「嗷……香香,还是出不来啊!」

  「人家都这样了,你……你还想怎么样?」美香不知道公公又要提出什么非份的要求,没好气的问道。

  「我想……吭……要你的袜……哼……袜子。」老方目泛淫光,粗喘道。
  美香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露出一脸迷茫。「袜……袜子?」下意识轻声着重复了一句,像是在琢磨公公的用意,陡然,只见美人手上动作一滞,脸上热的发烫。

  「啊,你……你好变态!」

  「好儿媳,给我吧,爸就想闻闻你的味道。」

  「这……这,已经穿……穿过,走……走了半天,肯定弄脏……脏了,要不我给你拿双……干净的?」美香羞的不行,吟吟哀求道。

  老方志得意满,儿媳并没一口回绝,反而一副商量的口吻。「不要,就要你现在脚上穿的,多脏爸都喜欢。」

  美香也是实在没辙,摊上这么个无耻下流的公公,骂也不合适,打也打不得,居然连自己的袜子都不放过,也要亵玩。

  思量少顷,还是扭捏着用空出的玉手缓缓将脚上的棉袜褪了下来,轻捏着送到公公面前被老方一把握住,入手绵软,还能感受到丝丝余温。老人迫不及待的将其中一只放在鼻端一通狠嗅,另一只摸索着撂在了小腹处。

  「香……好香,美香的小脚穿过的袜子就是好闻。我的乖乖儿媳,帮爸将另一只系紧在鸡巴上,乖!」老方的要求真是千奇百怪,一个比一个下流龌龊,语言也是越发放荡。

  此时美香已是不再开口,那样也是徒劳,反增羞耻之心。她将棉袜轻巧的在老人阴茎根部打了个结,双手各提着两端轻轻一拉,「嗤」的一声,富有弹性的棉袜就被束缚在了男人的巨物上。想到这属于自己绝对私密的布料,上面还带有自己玉足上的味道和体温,竟然一只被色欲高炽的公公狠命闻着,一只被他胯下的肉棒蹭着,这等淫秽不堪的情境让她内心充满了羞辱感,体内蹿升的热浪却更高了。

  「好舒服,嘶……嗷……」老人复又抓起儿媳一只玉手带像了自己的巨棒,牵动着其上下套动起来。

  美香只能继续给老人套动那愈发硬挺的生殖器。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