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旅大学篇】(10)【作者:绿城少龙】   乱伦小说 
字数:52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回归之旅大学篇之十:被拖下水的小姨

  吃完早饭没过一会儿,大舅妈和小舅妈妯娌俩也到了,显然她们和我妈的打算一样,先到大姨家汇合,再一起去惠民姐夫家喝满月酒。大舅妈因为一直忙于农活,原本就显老,三十几岁的人,皮肤还没我妈好,不过年轻貌美的小舅妈最近似乎有不少烦心事,几个长辈之间聊天都心不在焉的,欲言又止,似乎想找我妈去说私房话。红梅表姐在帮她姐带宝宝,我和她聊天,她都是含沙射影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她了,好在红玉表姐帮我缓和气氛。

  小姨看出点苗头,笑了出来,「你说文桐这个混世魔王,以前总是和红梅玩一起,和红玉抬杠,今天真是破天荒啊,红梅是怎么都看文桐不顺眼,红玉却开始心疼文桐,莫非红玉这嫁人了的确懂事了?」

  红玉表姐脸色一红,她昨晚和我还是露水夫妻,今天总不能就立刻翻脸不认人吧,那岂不是穿了裤子就不认帐?而且文桐文质彬彬的,长相秀气,玩女人起来也是娴熟,莫非这脑瓜灵活的男孩子真的什么都会?不过红玉表姐也不知道红梅为什么突然看我不顺眼,毕竟我们表姐弟小时候扮过家家的时候,红梅一直是我的「童养媳」 .「这个死丫头,一点都不懂事,文桐来了是客,你就不知道让让他?」大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现在的她而言,我不仅仅是她的大外甥,也是她最喜欢的小情人,更是她肚子里宝宝的未来父亲。那么从辈分上讲,我已经不是红梅表姐的表弟,更是她隐藏的「父亲」,她怎么能容忍红梅表姐对我不敬呢?

  红梅表姐原本就担心大姨和我的不伦关系,以前表姐弟吵架,大姨就偏心我,现在自己的亲生母亲妈又为了她的奸夫来指责她这个亲生女儿,红梅表姐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来者是客,可你有把他当客人嘛?我们家自己吃饭都不能保证天天有荤菜,可是文桐来了,你就鸡鸭鱼肉样样换着来。我们姐妹俩很早就搬到楼上去睡,可是每次文桐一个人来,你就带文桐一起睡,后来是我爸说文桐已经上中学了,外甥和姨妈一起同床睡觉不合适,你才在自己床边加了一张床,结果还是睡一房,为这事,我爸和你吵了几次架,可是你听他地嘛?」

  小姨连忙喝止了红梅,「疯丫头,说什么胡话呢?你妈是没儿子,所以把文桐当儿子疼,这十来岁的小屁孩和自己家女性长辈偶尔睡一床也没什么,我现在还偶尔和志儿(小舅妈儿子)睡一起,毕竟他现在大了,很多学校的事情志儿也不跟我说,我也担心他学坏。不过这个事你绝对不能在外人面前说,毕竟外甥和姨妈睡一床,哪怕她们清清白白,也挡不住长舌妇嚼舌根。」农村里面,娱乐方式很少,除了看看电视剧,就是打打麻将聊聊天,像这种桃色绯闻,越是离奇,越是传播的快。

  小舅妈赞同地点了点头,她看了我一眼,文桐这个臭小子,还没上高中那会儿,就敢在茅房外面偷看我撒尿,大姐(我大姨)这和文桐睡一床,岂不是引狼入室,按照文桐的好色德性,大姐的奶子估计早就被文桐吃了个遍,就是不知道大姐的屄敢不敢露给文桐看,文桐的小鸡巴估计也早已经长成了大鸟,不知道大姐有没有吃了文桐这个童子鸡?想到这里,小舅妈不由自主地夹了夹双腿,义正言辞地批评了大姨,「慈母多败儿,大姐,溺爱不是一件好事!还有文桐,哪有快上大学的外甥还缠着和姨妈睡一床的。」

  大姨哭笑不得,「红梅这丫头满嘴跑火车,文桐没上初中那会儿,家里就三张床,红梅红玉姐妹俩一张床,我和成国(我姨父)睡一床,成国打鼾又严重,我这不是为了睡个安稳觉才和文桐睡一床嘛?而且我都是等文桐睡着了才过去,自从文桐上初中后,我就再没和文桐同床睡过。」大姨连忙辩解,她其实有些心虚,虽然她没和我同床睡过,但是同床日过。

  「哼!」红梅表姐虽然被小姨开导了,不过内心还是很不痛快,她觉得大姨和我的奸情没准儿就是我小时候和大姨睡一床给启蒙了,小时候隔着内裤摸屁股都摸习惯了,现在隔着衣服摸屁股不更没什么,红梅表姐她现在是没抓到我和大姨偷情的证据,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等她在门外偷窥我和大姨的淫戏时,还是处女的她居然迷恋上这种窥淫的刺激,最后还是把自己也搭进去了,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不仅是大姨,连她姐也被我得手,她们一家的女人被我日了个遍,其中还包括小舅妈,小姨,甚至还有其他女性亲属长辈……

  结果她们讨论来讨论去,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说我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从小就喜欢和家里的女人们一起玩,以后家里的姐姐妹妹们都得和我远点,免得我从小混在女人堆里,没一点阳刚之气,要敬而远之,我勒个去。

  等她们讨论出结果,成国姨父也忙完农活回来了,一脸的春风得意,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地里耕耘了一下。没过一会儿,惠民姐夫也来了,说是酒席已经开始在做,他先开车过来接客赴宴。

  其实农村办酒,都是土灶做饭,先用石头或者砖块垒起两个灶,上面放两个大锅,请个厨艺不错的厨子,他们往往会自备食材和厨具,虽然卖相不如酒店宴席,不过风味并不差。

  惠民姐夫看到我很是热情,给我分了一根硬中华,说「老表也过来了」我除了说句恭喜恭喜,也不好意思和姐夫多聊,毕竟昨晚刚玩了他老婆,我感觉他头上已经绿油油的了。不过除了我,红玉表姐还被他老丈人玩过,他亲爹也对红玉表姐这个俏儿媳妇虎视眈眈,也不在乎多我这么一位奸夫。

  惠民姐夫开了一辆七座面包车,其实空间不小,不过一次性坐下所有人却有些困难。姐夫,红玉姐妹俩,姨父,大姨,小姨,我妈,我,大小舅妈,还不包括婴儿。

  惠民姐夫有些犯难,姨父连忙出主意,「红玉带着小孩,坐面包车,美玲(我大姨)和红梅跟我坐摩托过去。」红梅表姐无所谓,她反正和我处地别扭,所以痛快答应了,大姨不乐意,她是个孕妇,虽然还没跟姨父说,不过她还是担心坐摩托摔倒,万一流产了,她这辈子都没希望再怀一个了。「没事,你带红梅过去,我挤下就行。」姨父有些不耐烦,「这是七座的,带着咱们大外孙都算超载了,再坐个大人算怎么回事?」

  最后是大舅妈出来打了圆场,「成国哥,我坐车头晕,我跟你坐摩托过去。」这下面包车上剩下我,我妈,小姨,大姨,小舅妈,红玉表姐,姐夫,对了还有一个宝宝。

  惠民姐夫开车,红玉表姐带着宝宝坐副驾驶,我妈和小舅妈坐中间,我,大姨,小姨坐最后面。我原本是打算和大姨,我妈坐后面的,不过小舅妈似乎有急事想找我妈聊,于是小姨就坐到最后面了。小姨有些不放心,「惠民,车开慢点,别磕着宝宝了。」其实从我大姨家到惠民姐夫家没多远,从村里到乡里也就二十分钟,路上小舅妈不知道和我妈在说什么,一路上两个人都在咬耳朵。小姨有些开心,:「要说我二姐(我妈)和咱小弟媳妇儿(小舅妈)关系真好,一见面就讲不完的悄悄话。」

  大姨不以为然,「她们做姑娘的时候就认识了,二妹又是小弟媳妇儿的媒人,感情好不正常地很?」

  「那是,比如我们虽然是姐弟三个,不过我和你感情最好,汉民(小姨父)也是你看好了再介绍给我的,对了,大姐,成国哥昨天几点回来的?」小姨不经意问了一句。

  「十点四十多,回来后还去卫生间洗澡了才回来,把我和玉玲都吵醒了,怎么,吵到你了?」

  小姨身体一绷,果然,那会儿姐夫哥还没回,那么红玉房间里那个野男人果然是坐在自己身边,一脸人畜无害的大外甥章文桐!小姨气的是火冒三丈,忍不住抓住我的大腿狠狠地揪了一把。「唉唉唉」,我疼地是直叫唤,「小姨,我的亲亲小姨,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直接说,你冷不丁揪我大腿干嘛?」

  小姨又气又恼,这种事怎么直接讲出来,我难道当着惠民的面说,你老婆红玉昨晚被她那个胆大包天的色表弟文桐给偷偷奸淫了一晚?不过看红玉这个骚蹄子的浪叫模样,估计也是干柴烈火。不过昨晚她们俩操屄的动静那么大,难道隔壁的大姐和二姐都睡着了,听不到吗?小姨深深怀疑着。

  可是如果大姐知道呢?大姐知道了为什么还不制止,除非~小姨觉得自己很接近事实的真相了,可是她连忙把这个可怕的猜想抛诸脑后。可是如果红梅说得是事实,文桐每次来大姐家总是和文桐睡一床,也许文桐早就和大姐有一腿,那么当文桐和红玉发生关系后,大姐也只好装聋作哑,当做没发生,毕竟母女俩先后被自家外甥睡了也不是特别光彩……

  小姨吃惊地看着大姨,又看了一下我,目光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来回巡视。大姨看着小姨质疑的神情,姐妹连心的她立刻明白小姨已经洞穿了我和她之间的真实关系,不过还好,小妹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哪怕自己的事情再出格,她为了姐妹感情,她还是会在成国,惠民这些亲人面前保密的。

  小姨十分担忧地看着大姨,她又不敢直接大声说,她趴在大姨耳边,「是不是文桐这个兔崽子使手段或者用药蒙骗你和红玉,如果是,我告诉建兴姐夫,非让他打死文桐这个逆子不可。」对于小姨而言,她在乎的是大姨,我妈,我爸这些亲戚,对我这个外甥虽然也有感情,不过如果二选一,她肯定毫不犹豫选择大姨。

  「你想多了,文桐那么好的孩子,怎么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是在文桐小学的时候,怕他一个人睡觉害怕,陪他一个人睡。后来等他上高中后又到我家来,也是我不注意,洗澡后穿着背心和裤衩看电视,然后抹花露水防蚊子。那会儿你大哥没回,红玉姐妹俩又困了先上楼睡了,我和文桐还在看那晚最后一集电视剧,可是我背很痒,自己又够不着,就让文桐帮我抹花露水,那天洗澡了没穿文胸啊,我就把背心往上脱,结果奶子露出来,文桐就盯着我的奶子看,我跟他开玩笑说,小时候还吃过姨的奶子,现在还想吃啊,结果这孩子就_ 」

  「然后你们就……那会儿姐夫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好大的胆子啊……」小姨一脸的敬佩。

  大姨讲的是真的,不过结尾有出入,那天擦着花露水,我看到大姨露出的绵软的一对大奶子和花生大的奶头,我直愣愣看着,大姨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想吃奶的时候,我傻乎乎点头,然后大姨就真的把奶子伸到我嘴巴面前喂我吃奶,等我摸着大姨的内裤摸大姨的骚屄,准备脱大姨内裤的时候,大姨制止了,不过我隔着内裤摸她的屁股或者肉穴时,她又听之任之了,其实大姨当时屄痒地不行,不过出于她的道德底线,她还是压抑住她的性欲。一直到了我高考升学酒那天,等大姨看到我和我妈的肉欲狂欢,她才彻底放下心防,和我大被同欢,也是,我连亲妈都操过了,还在乎多一个大姨?

  「哪有什么,你刚嫁给汉民没两年,你不就和文桐他爸搞到一起去了?」大姨不觉得这有什么。

  「那还不是怪我二姐,我去她家做客,那会儿他们家刚搬到县城,就两间房,我说跟文桐他们兄弟俩在后面房挤一下,结果我姐说在前面卧室打地铺,让建兴哥睡,我和二姐睡床上。结果他们夫妻俩半夜就开始打炮,我姐还被干地嗷嗷叫,还跟建兴哥说『她不行了,你去操我妹去吧』,结果剑兴还伸进被窝摸我下身,我听了会儿墙根,下面早湿了,他还扣。结果从那以后,我和建兴哥就好上了。」也是,小姨子本来就是姐夫的半边屁股,小姨和我爸好上了也不稀奇。

  大姨用手轻轻掐小姨的大腿,「你个浪蹄子,真不要脸。」大姨突然把小姨的裙子往上一掀,差点露出小姨的内裤,小姨连忙用手往下压。惠民姐夫的面包车偶尔也借给他爸下乡办公,从车站接人到乡里,所以很早就装了玻璃膜,从外面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姐夫在开车只能看到在大姨和小姨在打闹,唯一便宜了大饱眼福的我。

  「姐,文桐在呢,别开玩笑,再开我就生气了。」小姨有些恼火,她今天穿了那种小的蕾丝内裤,又搭配着裙子,万一在我这个外甥面前走光了,多丢人。我妈和小舅妈还在低头讨论事情,没有留意后面的动静。

  大姨态度坚决地按住了小姨的手,示意我过来帮忙,大姨嘴巴凑到小姨耳朵旁,「怎么?老子看的摸得的东西,儿子看不得?再说了,文桐现在也不是外人,他也是你姐夫,合着你这个小姨子就不是姐夫的半边屁股了?」小姨瞬间明白过来了,原来大姐不但对她和文桐之间的不伦关系甘之如饴,现在居然为了讨好我这个小情人,居然要拉她这个做妹妹的一起下水。

  我担心地看着前面,生怕小舅妈突然回头就解释不清眼前这种荒淫的局面,大姨拼命把小姨的裙子撩上去给我看,小姨拼命阻止。不过我当然不能让大姨的辛苦坐无用功,手直接伸到小姨身后,从裙子里摸到小姨的屁股,她穿的这条蕾丝内裤似乎有些小,我完完整整摸到小姨的丰韵翘臀,等我手指靠近小姨的敏感地带时,小姨终于忍不住叫了一下。我妈和小舅妈被吵到了,大姨连忙把小姨裙摆往下放。红玉表姐担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小姨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没什么,手机没拿稳,差点摔了。」小姨放弃和大姨纠缠,她觉得我的威胁比较大,「再揩油,行不行我把你弟弟咬断?」
  大姨下了一跳,看见小舅妈又坐回去后,她觉得这样不行,一下子趴在了我和小姨身上,最后一排三个座位,小姨坐中间,我在最里面。因为是热天,我其实穿的还是篮球服,为了图方便,我里面没穿内裤。大姨把我半边裤脚卷起,露出我的小弟弟。

  车里开了空调,虽然摸着小姨的屁股,不过弟弟还没有膨胀起来,大姨低着头,把我鸡巴含住,用舌头舔我的弟弟周围,舌尖刮了刮马眼,没两分钟,我的鸡巴就一柱擎天了,虽然是大姨的口活了得,不过密闭的空间也给了我巨大的心理刺激,小姨坐在我身边,我妈和小舅妈坐在我前面座位,她们随时回头都可能看到大姨在帮我舔鸡巴,大姨舔了几下,让了出来,把我勃起的鸡巴直挺挺暴露在小姨面前,仿佛在炫耀,怎样?文桐这话儿不比他爸差吧,是不是虎父无犬子?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