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念之身】(晨哥情史)(11-15)【作者:李赢强(矩震)】   乱伦小说 
字数:1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烧炭的时候不能再屋里,怕一氧化碳中毒,这会儿已经是烧好的木炭取暖,有个炉筒子把烟送到外面去。天已经麻黑了,东北天黑的早,进了小屋透过大灯泡,我才正经的打量了一下二婶。二婶在微黄的灯光下还挺美的,我怎么以前没发现……

  二婶今天穿了件浅黄色的毛衣,外面是件棉坎肩,没穿外裤,穿着条细毛毛裤,脚上穿着双棉鞋,原来二婶也爱美,不喜欢穿棉裤。那一年,二婶34了,她嫁给叔叔的时候才18,一年后有了弟弟,生小孩的时候才20,二婶比爱凤小两岁,却不似爱凤那样丰满,倒是很瘦,小眼睛,瓜子脸,长相一般,牙倒是很齐,二叔和二婶都是在县里糖厂打工上班,一年也不用晒太阳,不似农村的人那么黑。

  小屋里只有我和二婶,二婶坐在了小板凳上,屋里只有一个小板凳,我就没地方坐了,周围都是马的整整齐齐的干柴,炭黑的地面泼了水不起灰尘,二婶坐在板凳上,从水桶后面的石头下抽出两本杂志来,不用我说,大家猜到了,那是我一年前留在草棚里的。她拿起来却不给我,翻开几页说:「我挺喜欢这篇儿的。」然后就递给我了,自己翻着另一本。

  我拿过来一看,有点傻了,这几本杂志里的内容我是再清楚不过了,虽然好久没看,但是一拿起来就了解整个故事内容。二婶说的这篇是婶侄乱伦的文章,内容写的是城里的大老板的儿子和他同样当老板的叔叔取得小老婆的故事。故事里男主的叔叔年纪大了,满足不了小老婆,于是小老婆便和男主搞在一起。当时我是不喜欢这篇文章的,觉得离生活太远,我又不是富二代,而且男主是成年人,他叔叔都是老头子了,他那个婶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根本没有乱伦的刺激感。可是二婶这时候拿出这样的文章,分明是诱惑我。我没说话,她又翻开了手上那本杂志,给我看:「这篇我也喜欢……」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这篇也是我喜欢的,喜欢的原因是描写肏屄的情节很详细,男女主人公的污言秽语写的很诱人。

  「好哥哥,肏我,干死我吧……嗯嗯……啊啊啊……用力,好哥哥,亲哥哥,亲爸爸,肏死骚屄妹妹吧」

  「嗯,好老婆,好女儿,干死你,老公的大鸡吧好不好?」

  「好,好大,老公干我,我喜欢……」

  男人拍着女人的大屁股,用力的把大鸡巴插进去……

  诸如此类的语言……

  我只是看着杂志,不敢看二婶,我总是很被动,希望别人来弄我。

  二婶按耐不住了,站了起来,说:「晨儿,我刚才看你小牛子挺大的了,再给我看看呗……」

  「嗯」我应了一声,把裤子前面扒下来,露出鸡巴,像要尿尿一样的给她看,这时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了,半硬着。二婶却不客气,一把将我裤子拉了下来,退到屁股下面,右手温柔的摸着我屁股,左手过来用手指点我的龟头,我的鸡巴全硬的时候大概有13厘米吧,龟头能全露出来,没全硬的时候,包皮在外面,她用手轻轻点我的龟头,我的鸡巴竟然突然全硬了起来,她食指在我的马眼上轻轻摩擦着,鸡巴里有粘液留了出来,她又把粘液涂满整个龟头,我当时都酥了。
  她忽然整只手握住我的鸡巴,抓紧了前后套弄着,我很舒服,觉得鸡巴被握的紧紧的,又不疼。

  这时二婶站了起来,问我:「晨儿,想不想看婶儿的屄?」

  「想。」我已是有气无力的回答她了。

  二婶自己把裤子整个往下一推,她穿的内裤线裤和厚绒裤,一把就退到了膝盖下面。看着二婶毛绒绒的屄,我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她又坐到小板凳上,两只膝盖劈开,裤子还在小腿上,小屋里的灯光很暗,虽然灯泡很大,但是暗黄的颜色看不清她屄里样子,只见到一团黑毛。

  二婶的屄毛很浓,前面是个倒三角,小肚子上又几层黑黄的妊辰纹,屄毛从前面一直连到屁股后面,屄上黑黑的。我蹲下来仔细看,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真人的……

  二婶也很配合的左手扒开黑屄,让我看到里面的红肉,已经是湿透了。右手撑在木柴上,往后仰,叫我看个清楚,而我却除了看,什么都不会做,只是看,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二婶看我傻在那,站了起来,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她又用左手过来握我的鸡巴,这时她左手沾过了她屄里的屄水,很粘滑,我的鸡巴被她这么摸,很爽,她右手拉住我的手,让我从她衣服下面掏过去摸她奶子,她的奶子比爱凤的小,而且下垂,不过我还没看到,只是摸得,这是我第一次摸到老妈以外的奶。

  「想吃婶儿的扎不?」二婶再次引导我。

  不等我回答,她已经把毛衣拉倒脖子下,露出两个梨型的奶,二婶没穿胸罩,冬天穿的多,看不出来,我配合的把脸凑了过去,像小时候吸奶一样吸着她的扎。我的手也不闲着了,左手握住她的左扎,右手去抱她光滑的屁股,二婶还是左手撸这我的鸡巴,右手搭在我脖子上,回抱着我的头。

  不等几下,我就射在她的手上。她赶忙把手收回来,看着我瘫软的表情,叫我赶快穿上裤子,别着凉,然后把手上的精液抹到了木柴上,自己提上了裤子,弄好了衣服。

  提好裤子的我马上过来抱紧二婶,在她耳边小声说:「好二婶,我还想要。」
  听到孩子的请求,这时的二婶像母亲一样说:「一会儿的吧,别在外面待太久。」我才冷静下来,一会儿老爸叔叔他们一定会问,我们去哪了。

  可那时的我竟没有顾及到二婶只是让我爽了一下,自己却没舒服到。

  我俩整理好,回了大屋。二婶走在前面,一进屋,二叔问她:「你俩干哈切了?」

  「我给大嫂拿了两条刀鱼,让小晨跟我去糗。」我这时才发现二婶手里竟提着一个塑料袋。原来二叔家的菜和鱼也在菜窖里放着,二婶的意思是让我帮她到窖里去拿东西去了。

  二叔也不多问了。这时却和老爸他们喝差不多了,老爸说得回家帮老妈弄菜,而我刚好拿了带鱼应该得回家了,二婶说的「一会儿」恐怕是没指望了。

               第十二章

  初二的夜晚,我回味着白天的事,睡不着,我家也有两个里屋,不过冬天只烧了一个炕,一家三口都睡一间屋,不过,明天老姐一家三口过来,老妈提前烧好了那屋的炕,我主动要求去那屋睡,爸妈是不反对的。

  一个人想着想着,就快天亮了,冬天的东北天亮的很晚,所以,见到天亮,估计也都快6点了,这时的我忽然困了起来,迷迷糊糊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一个人在这屋睡,炕烧的热,没人管我,老姐应该是中午之前就到,爸妈看我睡得熟,不管我,去准备吃的了。

  迷迷糊糊的睡着,只觉得很舒服,觉得好像有人在弄我的鸡巴。好舒服,这温柔的手,这淡淡的体香,是二婶,是爱凤……

  真的是二婶,忽然的好像要射,我醒了,也没射出来,就看见二婶坐在我旁边,右手伸进被窝里,她在抚弄着我的鸡巴。

  「二婶,你……」

  「嘘……」二婶左手冲我做了个手势,叫我不要出声。

  不过为啥二婶在这,我就这么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她右手则是没停下来,一直在抚摸着我的鸡巴。

  外面传来丝丝拉拉的炒菜声,我家的两个里屋也是由一个走廊穿起来,走廊也是门厅,直接通向后面,后面是一个很大的厨房,两个灶台,分别供两个火炕。
  二婶的手越摸越快,左手解开棉裤的扣子,拉我的右手从裤腰插进去摸她裤裆,只摸到干涩粗糙的毛,然后就摸到肉呼呼略带点湿意的两片。

  脑子里全是二婶裤裆里什么样子,其实已经忘记昨天在小屋里看过的情景,全然都是想象的,都是记忆里网站上图片……

  似乎我还没摸到什么,自己已经不争气了,又射了二婶一手,而二婶一直只是慈祥的看着我的脸,像母亲一样。她抽出右手来,闻了一下,还是冲我微笑,然后拿起炕头上的红卫生纸,扯了一段,抹干净手,说了句:「该起来了。」然后就出屋去了……

  我回过神来,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叠了被子,原来已经12点半了,老姐和姐夫早到了,小坷和彤彤(二叔家的弟弟)在院子里玩,院子里扫干净了雪,不冷。老姐和老妈在忙活炒菜,姐夫和老爸不知道去哪忙活了。彤彤在,二婶来就不意外了。

  二婶平时来我家和姑姑家,基本上是不帮忙做饭的,不是她懒,不过一直好像就这规矩,她岁数比我妈和姑姑小很多,大家让着她,而且二婶一直在城里打工,好像染了点县城人的生活习惯,说话做事不似农村女人。

  中午吃饭,二叔一家都在,姑姑一家没来,这两天好像姑父的老爹身体有点扛不住,那老头子那年冬天差不多78了,所以姑父和姑姑都很小心的照顾。我的爷爷奶奶则是早就过世了。姐夫是开出租的,社会人一个,那年28了,比我姐还小一岁,说话很成熟,又能喝酒,跟老爸和二叔聊得很开。我是家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人,这时家里人都对我莫名的有点疏远,似乎感觉跟我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既不拿我当大人,要我喝酒,也不当我是小孩。所以睡到什么时候没人管,桌上不说话,不喝酒,也没人理。

  吃过了饭,我见二婶和老姐聊得很嗨,我独子下了桌,看着他们喝着聊着,我穿了外衣说出去网吧玩会儿去。老妈还问:「这大过年的,网吧还开门?」
  「这大过年,网吧才开门呢……」说着我就出去了。

  网吧人很多,根本没机位,转了一圈,我走了出来,路上碰到了李昂,他似乎不是回家,而是去了他姑姑家。他姑姑,其实是他亲妈,他爸妈没孩子,过继来的。她姑姑家里有俩闺女,到了老三生了李昂,可是她姑姑竟然不重男轻女,愣是把个儿子给了李燕觉。

  「他一定还跟卢兰那个肥婆(李昂他妈)生着气。」我心里想着,跟他走了个过脸,穿的多,戴帽子,他没认出我来。回来的路上我路过李昂家,她家房子只有前院,没后院,围墙就接到房子上,后面留了个门,前院很大,停了一辆乡委的拖拉机,还停了一辆他爸的大摩托。她家把衣服晾在屋后头,自己搭了个晾衣绳,围了半截的篱笆,其实就是开放的,防君子不防小人嘛,所以我上次偷肥婆的黑丝袜才说很容易,其实就是看家里没人,过来拿了的。

  这次路过他家,只见小屋亮着灯,大屋没人在的样子,从外面基本上能看见里面。我闲的无聊,竟然想看看他家后院又晾着啥衣服,还真是猥琐。我走到他家后门,没女人衣服晾着,却只见全是李昂的三角裤衩,那尺寸和颜色分明是李昂这个瘦屌的。数了一下,竟然有9条。这还真是好怪,正奇怪间,只见他那肥婆老妈从后门走出来收衣服。东北冬天晾衣服,也是把衣服拧干水挂在冰天雪地里,但是等衣服干硬了,等风干,其实就是等冰汽化,然后拿到屋里炕上热干。忽见卢兰出来,我吓了一跳,感觉像做了坏事,赶紧躲起来,她没看见我,但其实又一想,我又没做错事,干嘛心虚……

  从侧面偷看,卢兰每一条内裤都要拿下来闻一下,似乎还挺陶醉的,这个肥婆真是变态,难道连他儿子都不放过?肏,李昂才不会上这个肥屄呢……

  一面想着,一面往家走,路上见到了爱凤,爱凤裹得严严实实的从另一条路过来,手里提着塑料袋,看来是去买东西了。

  「凤姨,这是干哈去了?」我主动打招呼问。

  「出去买袋醋,吃饺子没醋了。」她看上去还是挺开心的回答,难道她老公回来了?。

  「大军叔今年回来过年了么?」我直接问她。

  她忽然略显失落,回答:「没……没有,过年俄罗斯那边生意好,他都过了年再回来。」

  「你家予杰呢……」刚说到这,其实我是想问她是不是一个人在家过年,忽然觉得这么问不对,就补充到「该上初二了吧?」

  「嗯,上初二了,今年过年在她姥姥家。」她不打自招的回答我。

  「那……那你一个人在家过年啊?」

  「哎……本来我前天就去我哥家了,我爸妈都在他家,后来我嫂子的父母这个过年要过来葛他家过,屋里住不下了,我就回来了,后头我再过去。」

  听到她说的轻松,看来没啥不好的。

  她又问我:「这大过年的,你葛外面瞎溜达啥呢?」

  「我……我姐夫和我爸葛家喝酒呢,我就出来溜达溜达。」

  她又问我「那你这是上哪去了?」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找李昂去了,他没葛家,他妈一个人在家呢……」
  爱凤跟李会计家不熟,我这么说反正也没错。

  「哎,他爸又没葛家吧?」她突然八卦的问起来。

  「没有啊,咋的了?」其实我也没进李昂家,到底在没在家我他妈哪知道。
  「听说李会计和尚主任(妇女主任)搞上了……」说到「搞」似乎觉得在我这个大学生面前像是吐了脏话,突然不说了。我倒是不在意,回问到:「真的假的?」

  「听说都葛一块睡觉了。」她忽然有兴致的说到。

  没想到她居然也有这么八卦的一面,不过如果是真的,可怜了李昂和他的肥婆老妈,要被人背后指指点点。

  爱凤又说「你没听说吧,李会计和他媳妇儿早就没感情了,尚洁(妇女主任)离婚之后,他俩就一直勾勾搭搭的。」

  「那卢……姨……不知道么?」我差点直接喊卢兰。

  「你说他媳妇儿呀?应该也知道吧,但是不知道为啥不离婚。」

  一边说话这,就一边到了她家。她问我:「你不想回家,要不上俺家坐会儿吧,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

  「好啊。」我是求之不得的……

               第十三章

  进了她家屋,她脱了羽绒服和帽子,又脱了外裤,穿着厚毛裤,直接上了炕,屋里挺暖和,她炕上还放了个小桌,桌上有个盘子扣着另一个盘子,她把炕头的醋瓶子拿起来,把塑料袋里的袋装醋咬了口,往瓶子里倒,看着她家干净的炕上只有一条毛被,桌子上放着空碗筷,知道她是饺子刚出锅,才发现家里没醋了。她一边到醋,一边叫我上炕,我不客气,这几上了炕,坐在炕头,没脱羽绒服。她又说:「你吃点不?」一边把扣着的盘子翻开,热气就冒了出来。「芹菜肉的。」她又说着。

  「不吃了,我刚才吃挺多的。」家里糊了猪头,我吃了不少肉。

  「那你帮我把影碟打开,我刚开始看。」

  我把VCD遥控器打开,里面放的是啥已经忘了,看来她这个过年,就是一个人坐在炕上,披着毛被,看着影碟……

  「夫妻感情不好,对孩子也是由影响啊……」我没在意电影,竟莫名其妙的冒出这样的话,当然我还回味在刚才的李会计出轨的事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似乎是想到了自己,或是以为我在说她,吃饺子的筷子有点夹不动了。我觉得不对劲,又说到:「其实我跟李昂还挺好的,听说他跟她妈最近也不好。」

  说到这,她才意识到我还在聊李会计家的事。

  「可不是嘛,听孙奶奶他们说的,李会计和她媳妇儿老打孩子。」她又八卦了起来。

  原来是真的,怪不得上次看到他,脸上还有伤。

  我问爱凤:「李会计是天天不回家么?」

  「好像是现在就住在尚洁家……就葛咱们前面两趟杆……」

  「啊?这么明目张胆啊?」

  「可不是嘛,真不要脸。」

  我又追问:「那尚主任家没别人啊?」

  「她好像也有个儿子,跟她前夫了,都不葛乡里住了。」

  李昂真惨,我这样想着……

  忽然没了话题,我也不往下说了。她看着电影,吃着饺子,也没理我。
  「乡里传的是真的么?」我小声问。

  她却似晴空霹雳一般……半天没做声。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在这时问她这个。
  「乡里传的啥?」半响她回问我。

  「大军叔在俄罗斯又找老婆了……」

  听到我问这个而不是她被梁虎子强奸和大毛勒索的事,她似乎松了一口气。
  「别听别人瞎说,大军每个月都给我邮钱,那边生意好,忙的要死,没时间回来,乡里人就瞎造谣。」

  这时我的摩托罗拉手机响了,是我老爸打给我的。

  我接了电话,说在爱凤家,老爸则是叫我回去,二婶回家了,老爸、二叔、老姐和姐夫打麻将,我妈在刷碗,叫我回去看孩子。我只得应了回去。

  到了家,我带小坷玩了一会儿,他就困得睡了,牌局还立着,老妈收拾完了在旁边看,她不会玩,也没啥意思,我坐过来,跟大家随便聊两句,聊到邻居老孙头家,原来老孙头上个月已经死了,难怪刚才爱凤只提到孙奶奶,没提到孙爷爷。

  这个老孙头死的时候才78,不算很老,可是印象中,我很小的时候,他都老的不像人样了,耳朵还有点聋,但是喜欢聊天,也喜欢传八卦,他那个老婆子,更喜欢传,那个老孙婆子比老孙头小7岁,那年才71,身体很好,说话很快,喜欢扯八卦。那个过年,老孙婆没了老头竟然并不很伤心,没去和儿子姑娘住,硬要在家一个人住,初一她家挺热闹,儿子姑娘都来了,到了初二就没声音了,灯亮着,她一人在家。

  无聊的时间过得还挺快,很快就天黑了,我们下午2点多吃的饭,他们喝酒一直喝到5点多,这会儿还在打牌,竟然不喊饿,我饿了自己去厨房端饺子出来吃了点。实在无聊不想看他们打牌,就又出去转转了。

  这次天黑了,我拿了手电出门,本来想去爱凤说的尚主任家偷看,看李会计是不是在她家鬼混,结果没找到她家在哪,回来的时候绕过了爱凤家后院,看到老孙婆家的灯亮着。这老婆子一个人在家过年干啥呢?我又八卦了起来,我回到自己家院子,没进屋,悄悄走到后院,从我家院墙翻到老孙婆家院里是很容易的。到了她家院里,看见窗帘拉着,但隐约感觉,屋里不是一个人。

  「嗯……嗯……干的爽不爽?」这是个老头子的声音,当然不可能是老孙头。
  「嗯……嗯……爽,干屄爽,干屄爽……」老孙婆,这是老孙婆的声音。这是我把耳朵贴到她家后窗上听到的,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对比很清晰。

  「老哥真厉害,干赠么半天呢,真厉害。」竟然还有第三个声音,也是个男的。

  「厉害不?啊,厉害不?」还是在干的那个老头子。

  「厉害,厉害,是不,跟小伙似的,厉害,是不,厉害。」老孙婆喘叫着。
  隐约能听见一点点啪啪的声音,说话的声音是很清晰的。

  「老五也行,老五来呀,干屄爽,爽不爽,嗯?爽不爽?」老孙婆继续喘叫着并问着另一个老头。

  「我不行,你俩干,你俩干,老林老厉害了,老林厉害。」这个叫老五的夸着在干的老林。这个老五和老林都是谁呀?这窗户有亮光,却拉着窗帘什么都看不到。

  「老五你一会儿来,我先干,我先干,干屄爽不?啊?爽不?」这个老林还得意的问。

  「干屄爽,干屄老爽了,老林厉害。老林干,老林厉害。」老孙婆附和到。
  「老五你行了不?我弄完了。」没有预兆的就完了,啪啪的声音戛然而至……

  「我不行,我还不行……」老五的声音有点喘,但却说着自己不行,老年人的干屄对话好简单,刚才还高频率的啪啪,这会儿就停了。

  后来隐约听到几个人穿衣服,说了些什么没听清,待没什么声了,我跳墙回到我家院里。又跑到前院,坐等几个人出门,我倒要看看这些个老不正经的是哪路高人……

  等了好久,并没人出来,她家没后门,难道就在屋里睡了,过不多时,老孙婆家的灯关了,果然是该睡了,我一直没开手电筒,怕被人发现,这时我蹲在自家门口已经有点冷了,忽然,老孙婆家的院门开了,那栅栏门居然没出声,只见两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出来,从房屋出门到走出院门竟悄无声息,我躲在自家院里,借着天黑,没人发现,两人只是在白雪的映照下只能隐约看到人形……

  我没跟上去,径直回了屋,才发现时间已是8点多,一桌人还在打牌,老妈则是睡了。我也回屋睡下。半夜再醒来,老妈老爸睡在一个被窝,小坷睡在老妈旁边,老姐和姐夫不带孩子睡?

  我爬起来尿尿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没摸到灯绳,我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棉拖鞋。走到门厅,听到那屋有声,不过失望了我,并不是老姐和姐夫的叫床声,两人在小声吵架。

  「那你还去找他干啥?」老姐问姐夫。

  「都回家来了,还不得去,你不去,他也得来找我。」姐夫小声的说。
  「还差多少啊,竟他妈给我招事。」老姐责怪的骂姐夫。

  「他都说了,过了年回去再说,在家就算了。反正也没跟我要。」平时五大三粗对姐姐吆五喝六的姐夫这时候好像怕了姐姐。

  「你就作吧,到底多少啊,也不跟我说个准数,还得多少……我……烦……你俩他妈的恶不恶心,肏你妈的……就不信……能咋的……就是个鸡巴卵子……」老姐唠叨了一堆,一些重点的话说的很小声,没听清。

  「小点声,在家呢别说了,回去再说吧。」姐夫停止了争吵。

  这几天过去,在没什么事,老姐和姐夫在家住了两晚初五就回去了,二叔和二婶则是初十回了平安(县城),这段时间都没再有和二婶单独的机会,爱凤那里也没再去过,老孙婆的事我也没那么关心,村里的老头不正经的多了,老年人也有性需求嘛……

  这天姑父的老爹住院了,姑父租了个小轿车载他老爹去县里医院,开车的叫林军(农村叫什么军的很多),是富壮的堂哥,快四十了,车是他自己的,其实他没钱,在县里也是打工,不过挺虚荣的,买个小车,说是拉货方便,其实小轿车拉个毛线货,不过乡里村里有人结婚接亲租他的车用,还能赚点。给姑父的老爹送到了医院,姑父的妹妹在医院照顾,检查了一下说是问题不大,就是要住两天院。姑父回来之后,要表示表示,在家摆了一桌宴请林军,因为林军是朋友,租车只收了个油钱。吃点好的,姑父把在家无聊的我也叫上了,我一个人去的,去了才知道,原来姑父摆了一桌,却没几个人来,我是来凑数的。饭桌上是姑父,姑姑,她俩的孩子,林军两口子,林军的老爹还有富壮和另外两个邻居。

  吃饭没啥好表示的,不过有两个声音却提起了我的注意。没错,老林和老五。这老林正是林军的老爹,而老五则是邻居马老五。这老林应该有个七十五六了,不过身体确实还挺硬郎,想到那天的表现,觉得完全没有违和感;而那个老五,正如那天的表现一样,除了一脸猥琐的皱纹,完全就是一个糟老头子,他应该不到七十,却看着比老林还老,没精神,牙都掉了很多,这么恶心的老头子,老孙婆怎么吃得下?

  看着这俩人桌上还一唱一和嫣然主角样,我只觉得好笑,又想起那天的对话,更觉得好笑。而林军呢,则更不是什么好鸟……

               第十四章

  开学前一直也无聊,大学的寒假没什么作业,元宵节那天,我去了趟县里,借口是高中同学聚会,聚会是真有,我却没去,因为QQ群里最后确定的聚会人员大部分都是男的,还有些复读的同学。我来到县城完全是舒展一下筋骨,太无聊了。

  县城还是有点意思的,玩的多一些,网吧「豪华」一些,游戏厅、书店、烤冷面,还是都挺有意思的。我还是到了学校转了一圈,高三已经开学了,为了冲刺高考,我专门去看了复读的濮伟,他是我高中的同桌,也在他复读的班上见到了李昂,我们那年的复读生统一安排了两个班插复读生,当然也有学习好的和花钱的去了好的班级。李昂脸上的伤还没消干净,惆怅的表情还是写了一脸,见到我,没理我,假装没看见。

  我跟伟哥聊了几句,就离开学校去完成老妈给的任务,给老姐送介绍信,好像是老姐要申请什么保险,要乡里开介绍信证明的。

  我来到老姐的美甲店,她那个店只有4平米左右,就是个很简单的临街铺,里面有两个坐位,老姐一个人忙,可以招呼两个客人。老姐在店里打扮的还挺时尚的,毕竟美甲也是个时尚的行业。羽绒马甲、黑色的紧身毛衣,红黑格子的包裙,下面是紧身裤和皮靴。不协调的白妆,涂了个大红嘴唇,绑了个干练的小马尾。看着这个夸张的化妆,我想笑。我交了东西,说去同学聚会了。老姐没管我,给客人涂指甲。没走多远,我回头看,发现那个涂指甲的客人已经走了,老姐正准备关门,这时姐夫的出租车也刚好停到了姐姐的店门口,我远处眼看着老姐锁了卷帘门,上了姐夫的车。

  没去同学聚会,我去了网吧,找了个比较好的地方上网,这里的网费收两块,条件却很好,跟长春收两块的差不多。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打了一会儿游戏,觉得有些累了,打开了黄网,这时的我已是轻车熟路,而且也不在意旁边的屌丝一直在偷瞄过来。

  网吧窗是拉着窗帘的,我旁边的屌丝没一会就走了,我又打起了游戏,旁边来了个抽烟的傻屄,打游戏还他妈的乱吼,我有点烦,伸了个懒腰,顺手拉开旁边的窗帘想看下天黑了没,下午7点半,有最后一趟回家的大客车。

  这不是姐夫的车么?拉开窗帘的我竟看到一楼停着姐夫的车,网吧在二楼,我觉得很诡异,老姐和姐夫来这干嘛?车停在楼下,那她俩不就在楼上,也许就在二楼……

  顺着这么想,我环视寻找着她俩的踪影,却只见姐夫鬼鬼祟祟的一个人走出来,然后上了车,开走了……

  我把窗帘挑开一个缝,一边心不在焉的玩着电脑,一边观察这外面,天还没黑,我看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对面这里是一个旅店。而紧接着不久,林军走了出来,紧接着是老姐,然后是一个大肚子的光头,老板的打扮。老姐走出来后,笑嘻嘻的和俩人说了两句,就自己往下面走了,而林军和光头则上了刚才姐夫停车旁边的一辆轿车,那车不是林军的,那个光头老板开了车走的,超过了走路的老姐的时候,还和老姐打了个招呼,老姐表情很暧昧。这事肯定没这么简单,我总是往邪恶上去想,而很多事情其实也都是显然的。

  我下了机,跟了出来,老姐只是走路回到她的美甲店,就像我走路来上网一样。

  我没再进去看她,但这时我萌生了个念头,我要留下来看看她们怎么回事。
  我等了一会儿,到了8点多,给老爸打了电话,说是聚会很晚结束,没赶上回家的车,晚上去老姐家住一晚。老爸肯定没意见,接下来是给老姐打电话,谁知她却不让我去,说是姐夫回去的晚不方便,那有什么不方便……愣是给我推到二叔那去住了……

  给老姐打完电话才给二叔打电话,二叔只是答应了一声说来吧,没提别的。二叔开厂里的车送货,二婶在流水线上作业的,二叔和二婶在糖厂附近租了房子。这还是我第一次去二叔和二婶租的房子。二叔家离老姐家有点远,在县郊附近了,因为离着糖厂近。按照二叔告诉的路线,我等了一班公交车,下车还要走一段路,快9点才到。

  二叔那里很好找,因为县郊已经很偏僻了,路上都没了路灯,亮灯的人家不多,我直接找到了推门进来。二婶一个人在家,看到我也惊讶,不用接我居然能直接找进门。她问我吃过饭没,在路上啃的方便面的我愣要说是在滨江饭店吃的大餐。二婶也没多问,把我让进屋来,给我拿糖什么的吃,这糖我实在吃不下,每次他俩回家都要给亲戚邻居们带上好多。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小房,县郊的房子跟农村的也差不多,难得这个不足50平米的小平房还有独门独院的配置。房子紧邻旁边两家,不过似乎旁边也没人住,屋里只有两间,靠外面的一间像是客厅,不过只用来当仓库,放的很多麻袋、汽车配件、酸菜坛子和建筑材料,靠里面的房间是卧室,只有一间炕,屋里连个电视都没有,连接里外两屋的走廊稍微宽一点,既是厨房,又是烧炕的炉灶。

  我直接进了里屋,里屋很小,除了一个能睡3个人都有点挤的炕,还有一米宽的地板,要脱了鞋进地板,我直接上了炕和二婶聊了起来。

  本来说来二叔家我是没兴趣的,因为知道二叔和二婶这里不宽敞,又没有和二婶单独的机会,所以一路上我都不兴奋,看到二婶一个人在家当然先问二叔哪去了。二婶说二叔晚上要去给厂里上货,8点多才出门,要晚一些才能回来。二叔开的是厂里的小货车,平时拉完货直接停到这小院里。

  二婶接着又责怪我:「你没事上你姐家去干啥,她都不葛原来那房住了。」
  二婶说的原来那房是在她美甲店附近的一个小康楼,也是租的,挺宽敞的,离我们高中也挺近的,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去住过。不过老姐搬家应该连爸妈都不知道,二婶怎么知道。

  「不葛那住了,那上哪去了?」

  「就你姐夫他爸原来那个老房,挺破那个,你可能没去过,在爱民街内嘎。」
  那里我是知道的,老姐和姐夫结婚的时候,姐夫家穷的叮当响,老姐就是看中姐夫高大帅气,又勉强是个城里人愣是要嫁给姐夫,那个老房子,我是去过的,不过都十来年了,后来姐夫还挺孝顺,俩人赚了点钱之后给他爸妈买了个面积不大的小楼房,自己也租进了楼房,日子过得也体面。怎么突然又回小破房了?
  「所以我说你去麻烦她俩干啥……」二婶又说到。

  「啥时候的事,咋我妈都不知道呢?」

  「年前的事了,她俩日子最近好像过得挺紧的,年前还来跟你二叔借过钱,当时我俩手上也不多,给她串换了五千,过年的时候偷摸给我的,没让你爸妈知道。」说这么秘密的事,二婶是把我当大人看待,知道我不会回家乱说。不过想想老姐和姐夫过年在家的时候半夜说的话,就能对上了,那时候好像也是在说借钱的事,不过怎么好像是谁催他们债似的,二叔和二婶不是那样人,而且其实二叔有钱,只是不愿意借给老姐。二叔在厂里上班好多年了,虽说不是正式员工,但是也存下来不少钱,只是他们并不愿意借给老姐,人越是困难的时候借钱越难,债主怕你还不上,尤其是亲戚……

  不过我还是一头雾水,不用租房,能省很多钱,俩人还都好好的工作,怎么会缺钱,除了二叔这五千,应该还有更让她俩为难的事,她俩究竟是碰到啥事了。
               第十五章

  我不解的摇着头,脑子里还是在想刚才老姐和姐夫相继走出旅店的事,这事我是没敢跟二婶说的。沉思之际,二婶突然凑过来,双手搭在我脖子上,嘴唇就递到了我嘴边,却没亲上,只是面对我很近说到:「想婶儿了不?」

  「……我……额……」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婶儿可是挺想你,刚才你二叔说是你打电话说要来,给我高兴坏了,谁知道你这小没良心的是让你姐撵出来才上我这来的。」

  听到这里我缓过神来说到:「二叔在家,我过来看你俩恩爱,让我吃醋啊?」
  看我这么调皮的跟她调情,她也开起了玩笑:「咋了,干着急吃不着,心里难受啊?」

  「切,我才不难受呢,你俩还能当我面咋地呀?」我也不甘示弱。

  「当你面肏屄,馋死你,就馋死你。」说着还亲了我嘴一下。

  我收了一下脖子:「你俩两口子,干啥不行,关我啥事,俩臭不要脸的在人面前肏屄,还不害臊。」

  这时的我下面已经是硬邦邦的,二婶没再回我,直接亲了上来,咂咂的出声,右手不闲着,下去解我裤子,拉下我的内裤,把鸡巴掏出来露在外面,温柔的摸着。我也不客气,同样双手去退她裤子,她穿了毛裤没穿外裤,我两只手直接勾住三层裤子就往下扒,她也很配合,刚扒下一点,就抬起屁股跪了起来,让我轻松把裤子退到膝盖,我没继续脱,忍她跪在我面前亲我嘴、摸我鸡巴,我两手摸着她屁股。二婶的吻技很好,还不时用舌头舔我嘴唇,我也用舌头回应,我俩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这时她左手也摸下来,两手摸着我的鸡巴,嘴里说着:「好儿子,牛子真硬……嗯……嗯……牛子真大……」然后双手就绕道后面去扒我的裤子。我也很配合,也跪起来,让她把我裤子退到膝盖上面,我俩就变成了对跪着,但没有撅着屁股,嘴却是一直没分开。

  二婶两只手温柔的揉搓着我的鸡巴,我流了好多水出来,她便把水抹到手上和我鸡巴上,在她的手里,鸡巴柔柔滑滑的很舒服,几乎就要受不了了,感觉到我的反应,二婶很有经验的移开双手,在我的两个大腿根部稍用力的捏了一把,我顺时感觉到了枪口的子弹收了回去。二婶停直吻我,躬下身子,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这一口含得很大,只一口就把个鸡巴全吸在口中。我全无防备,平生第一次被口交,虽然在片里看过,小说里看过,图片上看过,可是亲身体验还是第一次。二婶的舌头很细腻,鸡巴在嘴里湿润润的比在粘液的手中更柔滑,二婶并不是像欧美黄片里的女人吸的很大力,而是轻柔的用舌头和嘴唇包裹着我的鸡巴,用舌头轻轻搅动着龟头和马眼,而且几乎并没有抽插的动作,只是全部将我的鸡巴含裹在嘴里,只靠嘴唇和舌头按摩着。尽管是轻轻的吮吸,可我还是受不了了,也就是过了十几秒,我就射在了她的嘴里。她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我这么快,而且都没来得及叫出声,不过她还是不紧不慢的轻轻吮吸着,让我把精液射完,这次用力的裹了口,吸出了我阴茎里的最后一滴精液。她闭着嘴,够了一张卫生纸来,吐了出来,然后喘起了大气,毕竟憋气了一会儿。我则是跪在原地,轻轻喘着气,看着她,这是我第一次射在女人的身体里,虽然只是嘴里,但是我认为这就是抢走了我的处男身。

  「牛子这么大,咋这么快呢……」略显得意的二婶还说着风凉话,坏笑的看着我,一边擦这嘴上的精液。

  「我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就好了。」我想解释,不过着急没解释清楚,我想说的是,男人第一次射精会很快,等下第二次就会久一点。不过她大概以为我说的是我处男身被破所以很快。不过她并不在意,反正她有把握拿到我的第一次,而这时的我在她面前也并没有顾及自己的尊严,我这一刻就是二婶的人,是二婶的玩具。

  「你这味儿腥气重,最近上火了吧。」她这样问我,我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没回答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我说你的精子骚味重,还黄,挺浓的,说明最近上火。」她继续解释到。
  「你还吃了是咋的,这玩意不就这味儿么……」我每天撸管,怎么会不知道精液的气味。

  她嘲笑的解释到:「那不是,你要是吃肉吃多了,就腥味重,你要吃水果吃多了,就清淡,上火了就黄。」

  听到这我觉得好笑,说:「上火了尿还黄呢,这玩意不就跟尿一个味?」
  「竟瞎说,精子是能吃的,从味道能看出来身体状况。」她说着好像自己是个中医似的。

  虽然觉得好笑,不过突然想到难道这女人经常吃精子,这么有经验,于是问她:「你还天天吃啊?这玩意补不?我二叔还不让你吸干了?」

  听我这么问,她居然严肃起来:「你二叔的我当然吃过,不过他身体不行了,稀了光汤的……」说着便有些失落。

  我也失落,原来她每天都有在给二叔口交,这让我还有点恶心,不过我没接她的话。

  「你二叔……早就不行了……」她擦完了嘴,提着裤子无奈的说着。

  见她提裤子,我也提了提裤子,不过我没全提上,还把鸡巴露在外面,一边问她:「二叔咋不行了?」

  「你二叔好几年前就阳痿早泄了,但是他还色,还背着我去找过小姐,开始还偷摸的,后来连我都应付不了了,就把找小姐的事都跟我说了,还说是老林(富壮他爸,一起在糖厂上班)他们带他去的,我都不好意思说他,她就是个色狼,自己偷摸存钱找小姐,阳痿就找小姐找的……」

  说到这似乎还有点愤恨,原来,二婶是欲求不满,听到这些也很同情她。
  二婶又接着说:「我就是心眼好,没跟他闹,要换别人早鸡巴跟别人跑了……」

  我看着自己的鸡巴,心里说:「二弟呀,你也是不争气,你今天这个表现,虽说是第一次,也跟早泄没啥区别。」

  「后来他还吃药,葛厕所看的小广告说打一针就能治阳痿,他还真去了,结果屁用没有,就拉了两天肚子。」说到这觉得好笑,她的脸上又见到了笑容,看来这默认了这种遭遇。

  「你别着凉了,把裤子提好。」看见我还晾着鸡巴跪在炕上,她赶紧心疼的过来了帮我提裤子。

  「不用,我就想凉凉。」

  见我不想提裤子,二婶也不再帮忙,继续说到:「后来吧,他还是色,不敢出去找小姐了吧,跟我干也不行,硬不起来,经常的,想肏我,使不上劲,看着干着急,还买伟哥吃,也不管用,就是硬不起来,后来也不跟谁学的,让我给他嗦了鸡巴,他说那样得劲儿,嗦了不了多一会儿就出水了,跟尿了一样,那精子就是淌水淌出来的,有时候还是滴出来的。我看他这样早晚前列腺。」

  原来二婶口技好,还是二叔唆使的。见她越说越来劲,我也插嘴问她:「那他身体能行吗,没啥病吧?」

  「他个葛上医院看过,没啥大事,有点前列腺炎,就是晚上完蛋,长了个摆设能撒尿,不能肏屄的废物。」

  听她粗口连篇的,我竟然又有了感觉,毕竟年轻,鸡巴又微微硬了。

  「射的水也是稀了吧唧的,得亏你弟弟生的早,要不我这辈子怕要不上孩子。」她继续说着,也看到了我的反应。

  「那你能受得了么?一个人守活寡似的,还得伺候他。」这一刻我是站到二婶一边的,心疼她的遭遇,鄙视着二叔。

  「那能咋办,彤彤都这么大了……」二婶越说越心酸……

  「婶儿,那你自摸不?」

  「你说摸屄呀?摸呀,那管啥用。手能跟牛子比么?」二婶说着牛子,一边摸了摸我的鸡巴,又硬了。

  二婶摸着我的鸡巴羡慕的说:「还是真牛子好……」看到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她抽回了双手,自葛双手一下子就把裤子全脱了,甩在炕头,然后躺在炕上,劈开腿对着我说:「还瞅啥,傻儿子,快来……」

  看着她湿漉漉的屄,我咽了口口水,想到那天在小屋里乌漆嘛黑的看不清楚的一团黑毛毛的屄,原来长的这么好看。

  我没干过屄,没干过可看过不少,居然没犹豫的就顶了进去,昏天黑地的乱动,没个章法,却感觉很自然,不过二婶是不满意的。

  「你别他妈乱顶啊……嗯……啊……不是这样……」

  我停了下来,双手撑在炕上,茫然的看着二婶……

  「你前后动,别乱拧。」二婶指示我要有节奏前后动,不要来回晃。

  「嗯,婶儿,你教我……」说着慢慢的挺了屁股进去,慢慢的前后动。我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感受,只觉得下面酥麻的,滑腻的,头脑却是空白的,我本能的顶插着,二婶的屁股和贴在炕上,两腿翘起来,还穿着上衣……

  「你把那褥子给我垫屁股底下,我这炕上烫,你这顾雍顾雍的屁股都给我蹭熟了……」二婶一边说着一边脱毛衣。

  我则是不甘心拔出鸡巴,直接伸手把个褥子扯了过来,左手抱着二婶的屁股抬起来,右手垫下去。二婶脱了毛衣,却不脱线衣,我也不理,只管自己捅屄。感觉这会儿顺手了,也熟悉了,肏起来舒服了些,不自主的去亲二婶的嘴,她也不避讳,直接咬住我的舌头,我俩口水交缠在一起。

  她喜欢用力舔我的嘴唇外面,我喜欢吸她的舌头,二人昏天黑地,已是不已。屋里尽是嗯嗯的声音,这一边亲着,一边干着,没过几下,我又受不了了,这次来的很猛很快,我直接没控制住就喷在了二婶的屄里,嘴上也「啊」的叫了一声。
  「又来啦?……哎呀……你这献世劲……」二婶感觉到了我下面的喷射,一脸嫌弃的赶紧推开我,自己拔出来,看着下面一直在往外流的精液,着急的用手抹着。

  「赶紧把卫生纸递给我……」二婶右手指着炕头的卫生纸,叫我拿给她,我懵了一会儿了,赶紧去拿。

  「来的快,射的也快,咋跟你二叔一个样……」略显嫌弃的口气下似乎还带点玩笑。

  「我……我第一次嘛……」

  「刚才不都射过一次了么?还这么快,我看你家有遗传……哈哈。」二婶擦干净了屄上的精液,赶紧把纸和刚才用过的纸都捡起来,没穿裤子,就只穿着线衣,踩着拖鞋出到走廊,把纸都丢到了炉子里。

  我听到二婶的话愣在那里,别是我们家真有遗传吧,我们家男的都不行?我爸行不行?没看过,那我……以后……

  看到我茫然的坐在炕上,二婶赶忙说到:「别胡思乱想,婶儿跟你闹玩呢,赶紧把衣服穿上,待会儿你二叔回来了……」说着她自己也穿上裤子和毛衣。
  我还是不敢相信的,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害怕的看着二婶:「那二叔以前也跟我这样不?」

  「哎呀,傻儿子,别胡想了,你二叔以前也不这样,你这就是第一次不会干……以后就好了。」

  其实我也不清楚刚才干了多久,只觉得爽,其实好像还挺久的,最少得有几分钟,不过看着二婶嫌弃的表情,感觉真是对不起她……

  「那二叔第一次啥样啊?」我又呆呆的问着二婶。

  「那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你二叔刚结婚那前儿挺老实的,跟我之前应该都没干过,我也没干过,他反正年轻的时候还挺厉害的……」

  想到二叔年轻时还挺厉害的,而我年纪轻轻就这么差,真为我的以后担心,别连二叔现在都赶不上,哎,不过我自己撸的时候还行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